女星跟我男友厮混,我带着一群记者去捉

作者:职业与情感 / 公众号:zhiyeqinggan 发布时间:2019-11-03

霍梅意识到自己被人盯上了,从坐上高铁开始旁边座位的老头给人感觉就很奇怪。不停的盘问霍梅的信息,让霍梅非常反感。霍梅往里面挪了挪身子,刻意的跟老人保持出一段距离,有些嫌弃。三天前,男友楚云川跟一个当红的女明星的丑事,被霍梅撞破之后。霍梅找了一群报刊记者和自媒体的作者,确认清楚两人的地址后,去围堵这个渣男和明星小三。这些做媒体的最喜欢捕风捉影,看热闹不嫌事大,再添添油加加醋。各个媒体众说纷纭,什么版本的都有。一时间大街小巷都喜欢议论起这个话题。霍梅觉得只要出了这口恶气就行,别的她才不管,这该闹也闹完了,心里痛快过,但更多还是难受。她想回老家一趟,避上一段时间。高铁上的霍梅自然的想着楚云川,几天过去了,还是越想越闷,他们两个的事她还是没有做决断的勇气。霍梅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眉头凑在一起,脸色特别难看。“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事不开心啊,看你这个脸色难看的样子!可以跟我这个老头子聊聊呀。”霍梅睁开眼循声看过去,眉头又是微微一皱,遂又闭上眼睛没有说任何话。老头却不作罢,一直问东问西。霍梅好烦,索性带上耳机听歌,至于耳机以外的声音支支吾吾也听不清楚,她更懒得理会。 等耳机里的闹钟响起来时,离高铁到站只剩下10分钟了。霍梅满足地伸了个懒腰,把耳机眼罩塞进包里,准备等着下车。
旁边的老头竟然跟她一站下车,他紧紧跟在霍梅身后,继续热情地跟她说话:“小妹妹,你也是在安平站下车吧!听说这里最近出了很多拐卖的案子,你这样好看的小姑娘可要小心呀!”
霍梅急着下车,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她在心里暗骂这老头脸皮真厚,敷衍地说:“知道了,别跟着我!。”
谁知老头继续说:“要不你跟我一起走吧,我家就在车站旁边,我可以开车送你回去。你可别把我当坏人啊,不过是看你一个小姑娘家的,太危险了,所以我想帮帮你。”
霍梅的警惕心一下子就上来了,她拉着行李箱上了扶梯,不愿意再接他的话。因为这个老头的种种表现都不正常,这种招数怎么可能骗得到人!
而且霍梅很敏锐地发现,老头虽然说他是安平县人,但他刚刚下意识骂出的脏话,却根本就不是本省的方言。车站骗人的多,但跟了一路等着骗她的可当真罕见。
老头一直跟在她身后念叨,喋喋不休地讲着自己家里的情况。霍梅想去找附近的安保人员把他赶走,但正值高峰期,车站里到处都是人,要是去说明情况,估计得耽误她好长时间接受调查。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霍梅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她加快了脚步,赶紧朝着出站口走去。
车站外总有很多吆喝着让人坐黑车的司机,以往的霍梅都不会理会,但这次她睡过了头,又忘了叫车,再加上身后一直有一个形迹可疑的老头跟着,霍梅有点慌。
于是,在听到一个黑车司机喊着去霍家堡的时候,霍梅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要去拉那个司机,说:“师傅,快走!我要去霍家堡!”
那个司机师傅却不愿意走,正是寒冬时节,他戴着黑厚的帽子,连着脸和脖子都被围了起来,看不清长相。
身材很瘦,即使裹着棉衣,穿着棉裤,但因为通身都是黑的,还是让人感觉双腿一碰就会折了。
司机操着一口方言,灵活地躲开霍梅要拉他的手,不情愿地说:“小姑娘,我还要再叫点别的人的,你一个人太贵,我也拉不回本儿!不走不走!”
霍梅瞪大眼睛,不耐烦地说了句:“我包你的车,多少钱都行。”
身后的老头还想伸手拉霍梅,被司机啪得一下打开,喊:“干嘛呢!没见这么多人吗?”
霍梅心里微暖,直接把行李塞在司机手里,拉着他小跑着朝停车场赶去。
老头在背后喊了一声:“小妹妹!黑出租危险啊!”
“神经病!”霍梅暗骂道。 到了停车场里,霍梅径直进了后座。
师傅轻巧地跳上车,他关上车门,赶紧摘掉帽子,把手凑在嘴边哈气,疑惑地问她:“小姑娘,你是被人跟踪了吗?怎么这么着急?”
听到这熟悉的方言,霍梅心里一松,满满都是亲切感。她放松地仰躺在靠背上,双腿摊开,叹了口气说:“别提了,一个老头儿一直跟着我,甩都甩不走。”
“哦!”师傅了解地点了点头,说:“你可要小心,最近咱市里出了不少事儿呢!”
霍梅笑道:“谢谢师傅关心。”
而另一边,那个一直跟着霍梅的老头,忽然一改猥琐热切的样子,拨通了一个电话。
他唇边带笑,满眼都是精明和算计,轻声说道:“鱼上钩了,记得打钱。”
霍梅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风景,手机铃声忽然又响了。
是她的好闺蜜颜星。
霍梅接通电话,无奈地说:“到站啦,别担心了!”
接下来就是颜星狂轰滥炸式的指控:“霍梅,你太没良心了吧!手机怎么能关机呢,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我还以为你被拐卖了呢!”
霍梅虽有些愧疚,但还是不甚在意,她把玩着胸前的围巾,很没有诚意地说:“对不起啦,楚云川一直给我打电话,我快烦死他了,只能把手机关机了!还有,安平可是我自己家,我拐卖别人还差不多,怎么可能被拐呢?”
颜星终于平静下来,迷惑地说道:“也是啊,不知道楚云川怎么回事,联系不上你后,他就找上了我,让我告诉你一定不要去安平县。”
“不能去安平县?”霍梅喃喃地重复了一遍,手机电量低的提示音突然响起,她赶紧打消了再问下去的念头,昨天生的气又冒了出来,说:“行了,他又不是我的谁,凭什么不让我去!我的手机要没电了,等我到家给你打电话。”
“好,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知道啦!” 霍梅再次感慨了一下颜星老妈子的性格,看了看楚云川打过来的电话。
6个!
霍梅一惊,楚云川什么情况?
翻来覆去,霍梅打算回过去电话,但还没等接通,她就直接挂断了。
不打,就不打。
反正已经分手了,管他干什么呢!
司机仿佛从后车镜里看到了霍梅的纠结,他憨厚一笑,说:“小姑娘跟男朋友吵架了?”
霍梅撅了嘴,她单手托腮,很是不快地说:“分手了。”
说着,她点开应用市场,重新把微博给安装了。颜星说的对,她可不能脱离社会。
司机跟她有一句没一句地唠嗑,霍梅一边应着,一边点开微博热搜榜。
不出她所料,热搜第一就是“楚汐小三”四个大字,霍梅撇了撇嘴,有些恶毒地想,这就是她勾搭楚云川的代价!
一想到楚云川竟然在楚汐的房车里私会,霍梅就恨不得把身下的椅套撕破,幸好她招来了记者,算是给这俩人一个教训。
一条“安平县近三个月内失踪两名妇女”的热搜出现在榜单上。
霍梅有点心虚,认真地看了这条新闻,原来,这三个月,安平县有两个妇女失踪,疑似被拐卖,年龄分别为19和24岁。犯罪嫌疑人还没抓到,但有监控拍到了一个可疑人员的脸。
他用问路的借口,把一个小姑娘骗上了面包车。之后换了好几辆车,多次更换牌照,导致警方查到最后竟然没有了线索。
司机师傅忽然说话了:“小姑娘,你看什么呢?表情那么难看?”
霍梅猛地抬头,从后车镜里看到司机的脸。他从车站开始就一直戴着个连着脸和脖子的帽子,上车后摘掉了,但她也没仔细观察。
但现在看来,这张脸的眉毛很浓,眼角向下耷拉,还有嘴唇上的一颗痣,简直跟新闻里的嫌疑人一模一样! 想到这里,霍梅背后一阵发凉。难道她躲过了猥琐的老头,但却上了真正的贼船?
但此情此景,她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继续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然后借机脱身。
霍梅尬笑着对司机说:“没什么,就是男朋友又气我了。”
一边说,霍梅的手指飞速在键盘上舞动,地给楚云川发了消息:
救我。
手机电量用尽的提示音响起,霍梅咬了咬苍白的嘴唇,浑身突然冒满了鸡皮疙瘩。
消息到底发出去没有!
司机继续不紧不慢地开着车,他笑了笑说:“真羡慕你们这些小年轻,年轻真好啊!”
呵呵。
霍梅干笑几声,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深呼吸,让自己保持平和,接着温声说道:“师傅,您还年轻着呢!这里离霍家堡还远,我看附近有几家餐馆,要不咱们去吃个饭?”
司机忽然默不吭声。
霍梅咽了口唾沫,再说了一句:“您这么大老远送我,这饭就我请了!行吗?”
“小姑娘,”司机竟然慢悠悠地把车停在路边,接着转头幽幽地看着霍梅,问道:“天快黑了,你想吃什么饭啊?” 霍梅头皮发麻,仿若有一层接着一层地电流在背上流过,因为这个司机的眼神忽然变了,不再是那么憨厚,而是阴冷中带着试探!
霍梅脸上的笑容绷不住了,她早就偷偷挪到后车门侧,此时车外刚好过去了一辆车,她用力去掰车门把手,竟然没锁!
车外早已黑了,如果这时再不求救,路上的人会越来越少,而且天越黑,她就越危险!
想到这里,霍梅紧咬着牙根,快速推开门,一个大步子跳了下去,她的右脚踝刚挨着地,突然咔嚓一声酥响,接着尖锐的疼痛从脚腕蔓延全身,霍梅浑身一哆嗦,满头都是冷汗。
她尖叫一声,扑倒在地上,却高高地扬起头,奋力地伸长脖子,朝着刚驶过的汽车大喊:“停车!停车!”
霍梅不敢喊救命,因为她知道人有多惜命,知道有危险,那辆车一定不会停的!
可就在这片刻功夫,司机已经下了车,步履缓缓地朝她走过来,两条细腿像钉子一样,步步扎进了霍梅的心里。
霍梅啃了一嘴土,现在更是眼泪鼻涕混在一起,她带着哭腔,嘶哑地继续喊:“停车啊!”
刺啦一声,那辆车竟然奇迹般地停了下来。
霍梅含泪的眼睛瞬间更亮了,她笑着,刚想从地上爬起来,司机却抬起腿,一脚踩在她的背上,而且还用脚尖碾了几下,霍梅的脸再次砸在了泥土里。
她闷哼一声,胸腔碎裂一般的疼,连着脚腕上的疼痛,连成一张大网,把她勒得喘不过气来。
司机从兜里掏出一把刀,在枯瘦的手指间飞速地把玩,接着凶恶地看向前面停着的车,威胁道:“滚!别多管闲事!”
陌生人多看了一眼,赶紧关上车窗,飞驰而去。
霍梅眼中的光散去,司机用大手抓住她的头发,用劲儿揪起来,让霍梅正视着他。
他唇角勾笑,眼窝深邃,声音低沉地问道:“小姑娘,你要跑到哪里去?”
<本集完>

关注职业与情感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通乐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