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木木谈针灸(1)针具

作者:古廟青燈 / 公众号:aSyonway 发布时间:2018-06-19

木木谈针灸(1)-针具
文:木木
排:木木
图:网络
好久没更新了
希望能在没有公开公众号之前能把关注人数提高到100人
于是在考试之余上一篇纯干货给大家
木木对针灸的学习最为坚持以及认真。
每次扎针,我都要求自己能够清清楚楚告诉患者,我这一针为什么这样扎,我扎下去你有什么感觉,我的扎针顺序,我的扎针深度,所用的手法。
我觉得很多时候不是我做过多少事体现我的水平,而是我对这个东西的用心、思考以及反思。也不好说自己就很厉害了,但是我还是会为自己下过的功夫自豪一番。
我的推文不是什么金科玉律,更多只是个人的学习经验总结
这几天思考了一下,于是有了这一篇关于针具选用的文章。

金针——取其重镇安神之意,多用在久病、神志不安患者身上。
银针——取其解毒透热之意,多用在急症,痛症、实证、热证上。
如果要说针灸针的材质,离不开自然离不开当时锻冶水平。如果需要使用金银针,就要把把金银做细使进入人体不会过痛,软能行手法而硬以不断针。
1968年考古学家在河北满城西汉刘胜墓中发掘出金针4枚与银针5枚,证明最早西汉的时候已经达到这样的工艺水平。而在临床运用上,在《针灸大成》中有“金针者,贵之也。又金为总名,铜铁金银之属皆是也。若用金针更佳”这样的记载,提示了在明朝的时候已经存在铜针、铁针、金针、银针这样的金属针,其中金针的临床效果是最好的。清·李守先的《针灸易学》在针灸治疗手法里有“以金造针更佳”这样的说法。可想而知,在古代相对物质比较缺乏的条件下,已经有一些针灸家在临床上使用金针、银针了。
到了近代,整体工业水平的提升,金针、银针不再是少数人的工具,它们的记载也更为详细与完整。
“江右金针”黄石屏开拓了近代金针运用的先河。其认为“金针之善有三,性纯入肉无毒,一善也;质软而中窍无毒,二善也;体韧而经年无折,三善也。”黄石屏的金针治愈了当时上海、扬州、南通一带的很多在当时很多中医西医看来不可治愈的顽疾,名震租界乃至整个西欧。值得注意的是黄石屏用的是纯金针,和后来的京城南王北胡二“金针”不一样。上世纪30~40年代,北平有两位以金针治病的针灸大师并称于世,这就是“南王北胡”,“南王”叫王乐亭,“北胡”叫胡荫培,他们用的金针是用九成黄金一成黄铜的合金煅制而成,用现在的话说属独有专利,而在针的形制上,两个又有点区别,南王善以“六寸金针”治疗瘰疬病,所用针具较粗且长。而北胡用的针具则较纤细,称为“毫发金针”,善于瘿症。两者十分相像又有所区别。
而银针的记载便更多倾向于近代,尤其是针灸麻醉的研究。针灸治疗痛症由来已久,有人想到利用这一原理引申到针灸麻醉上,而通过大量的临床研究发现银的导热性极佳。在使用银针的时候,结合艾灸或频谱仪,其透热的效果能够很好改善局部循环、松解肌肉、解除神经压迫,从而实现针灸麻醉的效果。
在国外,密集型银质针针刺疗法得到了认可,至今亦有大量的病例证明其止痛效果。
从历代医家对于金针银针的运用我们可以这样总结:金针对于积聚、有形之邪、气滞血瘀痰凝有较好的作用,而银针在对应实证,痛症、祛邪上有较好的效果。

细针——分0.25细针和0.12细针,前者木木广泛用于日常针灸,后者用于患者不耐受和大叉穴/火主穴上。
对于细针,这里我引用左常波老师在针灸推拿论坛讲课的内容(记载在“中医家”)
“对针具的选择非常重要,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针具的认识。临床在针灸大叉穴时,最早用的是0.16*40m的针,后来发现用比这个更细的针,比如用0.14*40m甚至0.12*40mm的针时,可能更加有效。在用针去调气的时候,面对一个非常大的尴尬,就是气是介入形、神之间的东西,倾向于无,而针是一个有形的东西,用一个形而下的针具去调一个形而上的气,是难度非常大的事情。这便启发我,在临床针灸时,能不能将针的有形部分更加弱化一些,比如外形上更加细一些;在整个进针的过程中,更加轻柔、缓慢的操作,让病人酸麻胀的针感弱一些,甚至没有针感。若做到这两点,就非常吻合气的特性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思路。”
——左常波
在我针灸临床实践以及跟师学习中,我逐渐认识到了,针灸针刺的刺激并不在于刺激肌肉-神经而在于针灸在经络(或者说人体上)。我意识到了局部的刺激感并不能代表针刺的效果,意识到了不是扎得深就是有效果,意识到了针本身其实不重要——经络本身才是。所以我们需要弱化针的存在,强化针对经络的应用。
在学习大叉穴气化针法之后,我有一段时间比较大量地使用0.12针就行针灸,发现细针带来的针感不会比0.3针差,但在此之上调针调气十分困难。在之后的五行针灸学习中,我发现他们使用0.25针比较符合我的设想,即相对比较坚硬能做手法之余不会给病人带来过量刺激。

注射针——放血疗法。
无论是左氏针法(及董氏奇穴)还是贺氏三通法,都十分重视放血疗法。
气血相随。在中医中“气血”两个概念既有形而上的功能也有形而下的实体,很多人在学习理解中医其中,重视其形而上的功能性质,而忽视了本一体的形而下的实体意义。气,可以是先天之气、宗气也还有我们现在呼吸的自然清气;血,不单止有那个濡养五脏六腑四肢百骸的血,也有我们最直观的静脉血。
放血疗法起效十分快,如果按照现代医学而言,释放静脉血高压能够直接缓解局部循环障碍,而重视血络这一概念,也能让我们更好地认识气病/血病的区别。放血疗法,可不止委中放血哦。详细在贺氏的书,亦或是《儒门事亲》中有应用的延伸。
另外,我个人不太喜欢那种用罐再吸一下血的,放血不用放那么多,几滴就可以有效果了,再不然等流尽瘀血也行。

这是一个神奇的中医年代,一个人能够很好的运用一种针具便可以治好很多病人,当然也可以扬名立万捞金捞名。
我不是完全否定这种行为,毕竟现在中医需要包装需要传播,中医人也需要有资金有名声才能活下去。
但我觉得如果止步于此便说这就是中医,固守自封,这不是一个中医人应该有的责任与素质。我们应该多去学习多去使用,最为重要的是,多去思考。

关注古廟青燈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通乐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