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夫】第二季第八节

作者:孩童的世界 / 公众号: 发布时间:2018-10-03

【老鸦沟灭顶】
第八节:坟地惊魂众人丧命

上节说道:黑蛋尸骨入土,几人忙乱抬四爷及其儿子之棺木闯入黑暗之中,笔者若是那王村长,定抽根烟,坐下来,思考一番,不至于此次之行出现泼天灾祸。
却说那四爷家的坟地正好与黑蛋家的坟地方向相反,正位于王留根所待山坡附近。只是这个地方又与黑蛋坟地的地形不同,黑蛋坟地路途较为平缓,四爷坟地却多有不平,需要几人上肩膀抬着才可到达。更为可怕的是,四爷这个坟地临近悬崖,在一窄条薄田之中,白日路过,都要斜脸侧身,有一个向里倒的意思。
夜深人静,鸟们、兔们自要休息,风过处,松涛阵阵,途径处,灌木分身,鸟门扑啦啦飞往夜空,兔们唿嗤嗤冲出灌木。
吓得几人差点卸肩而逃。王村长见状低喝一声:“稳住,不要怕。”
夜晚出殡实为罕见,且那小路,单人行走尚可,并排行进且难,走外侧者时时防备一脚踩空坠入深渊。
将至坟地时,正遇急陡坡,两具棺木同上,没有人力,只好违背祖制,先放下一个。准备便当,八人低喊一声“起”,先抬四爷棺木弃路斜刺里上坡。
莽孩自告奋勇与三村民前面抬棺材大头,后面四人抬小头,尚有几人在旁帮衬,前拉后推,簇拥前行,王村长旁边观察,刘主任断后。
其时,莽孩在前举左脚正欲抬脚蹬岸,但见树丛之中,几对绿眼忽明忽暗,或左或右,伴着喉咙低鸣左右闪动,看看要冲自己闪过来。莽孩道声不好,喊一句“妈呀”左脚一个哆嗦,落地不稳,一个趔趄,偏倒在地,后面几人失去重心,纷纷东倒西歪,乱了章法。但见那棺材歪了几歪,翻一个身,打几个滚,连带几人,轰隆隆滚下悬崖,半日不见落地声响。

莽孩虽在老鸦沟长大,又经历许多杀生之场面,按说见多习广,不该如此慌张才是,怎奈父母双亡,又手刃四爷之子,办理父母之事,精神自然难以支撑。又加忙乱一夜,精神有些恍惚,忽见此景,禁不住喊一声妈呀。
却见那绿眼动物,闻轰隆之声,不知何物,惊鸣疾奔,忙乱之中,径直向莽孩而来。刘主任虽是医生,哪见过如此之景?早吓得抱头蹲地筛糠不住,王村长一个跃步,扑倒莽孩,那绿眼动物见无物挡路,呼哨一声,脚踏王村长脊背,呼啦啦跑下山去,无了踪迹。
王村长忙起身拉起莽孩道:“你没事罢。”莽孩受此一吓,打几个冷颤,摇摇头道:“这是什么东西啊。”王村长赶忙返身找寻刘主任,那刘主任见无动静,颤巍巍起来道:“这是什么东西?”
王村长道:“赶快清点人数。”王村长拾起手电筒四处照照,见几人匍匐在地。王村长蹲下身来慢慢滑草而下摇了几摇,但见那几人哼哼几声,醒转过来。再清理人数,已发现五人失踪,数了几数,还有十人。
王村长唉一声摇头后悔道:真该听村民之语,待天亮处理此事,事未办成,又失五人性命,如何向老鸦沟人交代?又摇头苦笑道:老鸦沟还有几人能听我交代?大概也就刘主任、莽孩而已吧。
又见那倒地抬棺村民,虽生犹死,若再让他们继续抬棺进坟,谈何容易?若不处理,我这村长岂不失职?左右为难。
即对莽孩道:“你说怎么办?”莽孩有气无力散了精神,道:“你拿主意罢。”刘主任在旁高挂免战牌:“我看离庄不远,还不如先回家定定神色再返回处理。”莽孩闻言甚喜道:“就是,我们休息一会再来处理不迟。”王村长不同意道:“这里的事情还是要处理的,我看这样,留下两个人在此看守,我们回村叫一些人来,继续处理此事,你们看如何?”刘主任自告奋勇道:“我留下,你们回村组织人员来吧。”王村长手指几人道:“你们没受伤,在此陪刘主任看守,我和莽孩带几个伤员回村。”莽孩唬道:“好好陪我娘舅,稍有差错,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说罢,跟着王村长扶着几人慢慢下山了。
其实,几个扶棺者并无大碍,只是吓晕了,走到村口,精神不再恍惚,体力恢复如初。王村长道:“我看你们也没什么大事,先自行回家休息罢,我和莽孩赶快去组织人,换一拨人去,行不行?”那几人谁不想离开是非之地?嗯嗯几声,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各自散去不提。
返回村里时,天已微明。这时节,应该鸡叫了,可不知为何,鸡们都躲在窝里,不敢打鸣。
王村长向莽孩道:“咱们分头行动,你回家准备绳索之类,我去找人,你看如何?”莽孩道:“行行行。”
要知莽孩这一去,有分教,老鸦沟再起风波,黑蛋院再添几命。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节分解。

国庆节快乐!


通乐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