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氏】民国总统顾问:张廷辅

作者:张氏 / 公众号:zswx1588 发布时间:2018-12-04


张廷辅,(1875—1951),1875年出生于广西贺县沙田镇龙井村,字宰真。张氏家族是当地名门望族, 中兴于清代中叶, 衰落于清代末叶。其父张北芝是清光绪初年的武庠生, 曾任职营千总。
张廷辅是著名社会名流,清末,他是从广西贺县小山村考出来的拔贡。辛亥革命后,他的才华被孙中山器重,在孙中山、黎元洪、曹琨三任总统任内,都当选国会议员和总统顾问。他是一位爱国忧民的文化人,在抗战时期创作了大量抗日诗画。
厌官回乡
张廷辅1882年入读村私塾, 先后拜学于清秀才张肇童和清贡生张鸿铨, 接受的是非常严格的旧学教育。单是书法日课,就必须每日晨练正楷200字以上,完成后才能吃早餐。而国文日课,每日下午放学前必须准确流利地背出当日所教内容之后,才可以用晚餐。
1894年张廷辅考入县学, 1895年、1896年经过官、科两试,跻身一等前列,取得禀生名义,每月接受县学禀膳补助生活。1902(清光绪二十八年)年,广西巡抚丁振铎将桂林体用学堂改设为广西最早的大学“广西大学堂”。张廷辅当年便考入广西大学堂,成为该校贺县籍名师梁文山的嫡传弟子。因家道衰败,他通过日间在校读书、夜间外出授课赚钱的形式渡过难关,毕业后留校任教。1909年,他因为品学兼优得到当时的广西省冯学院通乐娱乐网址、广西省学政保送赴京应宣统己酉殿试,被皇帝钦点为该科的拔贡生头名,入北京国子监深造。
张廷辅目睹清廷朝纲不振,腐败无能,在思想上开始接触、了解和认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思想。他相信民权会战胜君权,民主共和会代替封建专制,便拥护以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发动辛亥革命,在行动上积极追随资产阶级民主革命。1911年,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成功。作为两广政府通乐娱乐网址的代表,张廷辅赴南京参加了协助孙中山临时大总统主持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的工作。其才华得到孙中山器重,被推举为国会议员。1916年,袁世凯窈国未成即死,由副总统黎元洪继任总统。
1917年6月12日,黎元洪为张勋所胁迫,下令第二次解散“中华民国”国会,复辟清廷。国会议员纷纷南下护法并于8月25日复会于广州,称“护法国会”。又因不足法定出席人数而称“国会非常会议”,为第一届国会的继续。张廷辅担任国会众议院议员,一直到1922年6月16日陈炯明叛变,护法国会事实上宣告结束。
1922年8月1日“中华民国”第一届国会在北京复会,10月11日举行国会第三期常会,张廷辅再任国会参议员。直到1924年12月段祺瑞废弃《“中华民国”宪法》,第一届国会宣告正式撤销。自此,他憎恨贪官污吏弄权辱国,深感自己报国无门,因此写下了“权门意岂忘谋利,巧宦交源不择人”等诗句,表达对当时政治腐败和现实生活的不满。
1928年适逢他的母亲去世,他就以回乡奔丧为由辞了职,携家人回到家乡沙田镇龙井村。在京城十多年,张廷辅历任孙中山、黎元洪、曹琨三任总统的国会议员和总统顾问,在民国政府中任要职十多年。其中黎元洪以张廷辅辅政有功之名授予其“总统顾问二等嘉禾勋章”牌匾一块,今天参观贺州市博物馆仍可看到该牌匾。
忧国忧民
1943年10月10日,对蒋介石积极反共、消极抗日极为不满的著名爱国将领李济深来到贺县八步。张廷辅十分敬仰李济深,亲自陪他到灵峰山观光览胜。李济深激动地在灵峰山的石壁上写下“民德亲民,民耻交战”这八个有着深刻含义的大字,张廷辅在一旁看得热泪盈眶。1944年秋,日寇进犯桂林,张廷辅与紧急疏散到贺县八步的千家驹、梁漱溟、莫乃群、欧阳予倩、何香凝、柳亚子、张铁生等著名爱国学者文人会面,在临江中学(今贺州市高中)举办草地诗会和民主讲座,共同商讨反独裁、反法西斯统治的大计。在那期间,张廷辅积极参与演讲,还发表了许多诗文。何香凝、柳亚子、张铁生等还到他的龙井村住了一个多月。1949年11月下旬贺县解放,张廷辅感到由衷高兴。1950年春节是贺县解放后的第一个春节,他写下了一副发自内心的春联贴在自家大门上:“共产党敢闯日月,山河重壮丽,农民欢呼歌万岁;解放军扭转乾坤,国生换新颜,百姓同度太平年。”
张廷辅于1951年去世,享年76岁。
热心公益
张廷辅热心公益事业,早在1906年就在家乡创办了一所开明小学,成为贺县最早出现的现代教育新式小学之一。1928年一回到家乡,他就自筹资金在佛天庵开馆设教。“十载走风尘自燕粤归来尚喜读书有佳日;一堂集梓里以文章讲习更欣传道得名山。”这是在开馆时他所书写的对联,凸显了他以馆为家、以教为乐的心态。
1931年,贺县八步成立省立高工职校,也就是梧州师专前身。校长卢世标邀请张廷辅出任文学课教师,他欣然受之。在沙田镇,他更是热衷于教育,不仅在三加村和宝峰庵开馆设帐办教育,还在布金寺办了个“国文专修班”,专门招收那些无法到学校读书的青少年入学,让家境贫寒的农家子女免费读书。他还苦口婆心地教育学生一定要做“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人”。
张廷辅一心扑在教育上,自己的日子却过得非常艰苦。曾经有人对他开玩笑:“张老师,你一年到头都是这样衣袋空空,有没有‘床头金尽、壮士无颜’的感觉啊?” 张廷辅大笑,回答说:“要钱做什么?有得吃就行了,琴棋可以怡情、书画足以养性。”
当时,贺县芳林街至临江中学和芳林小学隔着一条小河,学生过河走的都是“踏水木板桥”,每逢下雨山洪暴发,木桥就会被冲毁,芳林、民田等地的学生就无法到校上学。张廷辅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就联手几名乡绅,发动民众集资修建一条高礅桥。他第一个捐稻谷1000多斤,在他的带头下,民众积极响应,很快就集够了建桥的资金。一座不怕洪水冲击的高墩木桥以极快的速度建成并投入使用,不仅方便学生上学,还给两岸农民耕种来往提供了便利。
顾全大局
张廷辅见多识广,时时做到识大体、顾大局。自清代以来,贺县境内的本土人和客家人相处得不是十分融洽,甚至互不通婚。张廷辅一直重视“土客”之间的团结,常常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消除误会,弥合双方的裂痕。他和三加、芳林等地的许多位客家人交往甚笃,特别是与黄瑾光、黄德占、李镇等人更是莫逆之交。他带头破除土、客互不通婚的习俗,支持二儿子娶了位客家人的女儿为妻,又把女儿嫁给了一位参加地下共产党的客家人。
1947年的夏秋之间,由于一小撮坏人的挑拨离间,一时间谣言四起,“土客”之间的矛盾突然升温,有的村寨甚至已经在打造武器,有的村人则打算带家人外出避难,气氛甚为紧张。一场全县范围的兄弟相残一触即发。张廷辅当即与他的几位客家好友密切联系,还联络到当时的贺县县长岑孟达,共同拟定应急措施,及时在沙田召开了有2000多人参加的民众大会。在会上,“土客”双方的代表都慷慨陈词,呼吁团结。作为“本地人”中最有威望的名流,张廷辅在会上大义凛然地高声演说:“大家都是炎黄子孙,没有什么‘土’‘客’之分,既然都是兄弟手足,就应当团结一致,就应当相睦相处。决不能听从极少数坏人的挑拨离间,干出亲者痛的事情来!”
在那次大会上,张廷辅主张砍下牛头示警。他亲手力劈牛头,警告坏人如果一意孤行、再造事端,必以牛头为例,“土客”共诛。砍下牛头之后,“土客”双方代表同饮牛血酒,表达世代团结、永远和睦相处的决心。
诗画留香
张廷辅无意在仕途上发展,除了热心教育和其他公益事业外,极其喜欢舞文弄墨,集诗人、书画家于一身。他书法功底厚实,有着极高的造诣。他的楷书有“骨”有“筋”,既骨鲠气刚而又不失沉着雄健、既严密无懈而又舒敛有度;他的行书温文尔雅、轻健遒丽,飞扬洒脱、绰约多姿;他的隶书骨肉匀适、情文流畅,严整与飘逸并存,秀丽与刚健俱得,备尽绳规而又悠游从心,有一股正统、纯净的古典风味;他的篆书则沉实圆厚,端雅温醇。

由于书法出名,求字者就常常慕名而来。因此,张廷辅的墨迹不仅流传于家乡,还流传于两广地区和湖南等省市。当年,白崇禧母亲81大寿喜日,白崇禧特邀张廷辅到桂林为他母亲写寿屏。贺县名人梁文山逝世时候的墓志铭是由当时的广西省政府主席黄旭初撰文、张廷辅书写碑刻的。
张廷辅追随孙中山和黄兴多年,曾在广州、武汉等地住过一段时间,在京城和上海、武汉、广州等地留有大量墨宝。在广州的惠爱路,民国时期有20多家店铺的名称都是张廷辅亲笔题写,就连新加坡人胡文虎、胡文豹两兄弟在香港研制的“虎标牌”万金油的商标名称,那也是请张廷辅题写的。
而对于国画,张廷辅画得最多的是螃蟹。至于他为什么酷爱画蟹,他在一首自写诗中是这样表白的:“人爱横行我爱描,描人未免太轻佻。何如画个横行蟹,留与横行人一瞧”。他要借此讽喻那些置生灵涂炭于不顾、给社会酿造灾难性悲剧,同时也是他平生感触最多、痛恨至极的横行霸道者。正如他在一幅蟹画的题款中写道:“横行钳制太无端,肠已全无何肺肝;堪叹世间多此辈,故留丑态与人看。”而在另两幅螃蟹画中,他也分别题下了这样的诗:“同种伤残曾弗顾,生灵涂炭不胜悲。频年冷眼挥无泪,惨过羊公堕泪碑。”“东洋顽蟹野心痴,越海举刀逆行施。欣闻神州擂战鼓,看你横行到几时?”表现了对军阀混战和日本侵略者的无比愤慨,还指出了日本强盗必然灭亡的结局。这样的蟹画抗日题诗从贺州民间已收集到100多首。

有趣的是,张廷辅画螃蟹多用小写意,都是“一”字形和“S”形结构。并且,他画蟹只画六足而不是八足。许多人不解其意,他用诗回答:“我画本无师,唯凭意所之。笔兼大小用,墨必淡浓施。八爪何尝备,双鳌尚可持。山居无所事,游戏写蟛蜞。”意思是说他是随便画画的。又说:“我所画蟹,人皆能画。我的画唯水草运笔调色有独到之处,别人不容易学到。” 正如他所言,他画蟹爪,用浓墨直线,强调其僵硬、尖兀;他画水草,用淡墨曲线,表现其柔顺、鲜嫩。
在抗战一周年的时候,张廷辅仿照南宋爱国诗人陆游的“轱辘体”,写下了五首《秋感》,其中第一首写道:“一年容易又秋风,回首芦沟恨不穷。怎奈流光催我老,未能杀敌与人同。请缨尽有终童子,处世真如陆放翁。屈指战期同七七,伤心愁听泣寒虫。”当时,他已经63岁了,因为不能够上阵杀敌,他只有“伤心欲泣”了。
张廷辅的诗,字里行间都流露出一种忧国忧民的情怀。他曾经作和陈雨甘的《冬趣》六首,与其说是在冬日寻趣,倒不如说在抒发抗日之情。也是在抗日战争期间,他去昭平县找抗日的知名县长韦瑞霖,写下了21首游昭平各地的律诗,在表述了自己对大好河山热爱的同时,始终不忘国耻,心中时刻惦记着抗日。在《古袍端午》中, 他写下了“当此干戈扰攘年,关怀故里路三千。”在《大风坳顶》中,他写道:“遥望战场云暗淡,关心国家不胜愁。”而在《樟木抒怀》中,他这样写道:“尽孝尽忠千古事,为家为国一心悬。”在平时,就算是为别人作的婚嫁喜庆的对联,他也总是不忘融入国家大事。

关注张氏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通乐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