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二首) 东来‖风中的眼睛

作者:新时代文学社 / 公众号:xsdwxs 发布时间:2018-12-12





风中的眼睛(外二首)
东来
其实,人生用不着张望
它是一辆奔驰中拴不住的马车,渐行渐远
你留在原地所品味的,都是苦涩
风中的眼睛,是闭灯前最后一个映像
打着马儿驶离无处不在的眼睛
多年来并没有让我认清生活的真实
只在那傻傻地看,仿佛一个过客
一个隐者,生活没有感觉我的存在
一个于生活毫无意义的人,站在风中
盯着过往的繁华,无助的走着
你可以不出席青春的盛宴
但不能忽视我日见衰老的存在
同乘一列地铁,却奔向不同的人生
即使同一时刻到达终点,我们
仍在不同的时空,彼此说一句话
都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
穿越需要很多精血
不知道白扬树为何要孤寂地生长
周身长满眼睛只为了看云飞草长
一只眼睛就够用了,干嘛还列上战阵
让我无处藏身、充满忧伤
墓地不宜栽种白扬的
尸骨埋在地下,眼睛却长在空中
盯得我脊背发凉,总怕心藏龌龊
让它洞悉。其实也没什么事
我不过是看到了你的隐私,其实
隐私不就是那点事儿吗

尘 与 土
世界本是扬起的尘、落下的土
浇了水就是一块污浊的泥
我只是空中飘逸的云,无意间受孕
落地生根,变成拱出土壤的青芽
苍茫大地,从云缝中射出一束阳光
打在耕牛身上,于是
牛便有了神韵,在田野上奔跑起来
洒下一路开满桃花的蹄香
广袤的田野只有这牛还在耕作
它知道宇宙不过是尘土,而它更为渺小
只有努力耕作,才不至于只飘在空中
踩不着脚下坚实的土地
站在地球之颠,向空中抓着真理
众神显然害怕了,撒旦却嘲笑着
他知道真理不在我的手中,即便在
他可以让它不在,或予以剥夺
路过尘与土衔接的过渡地带
既担心因干旱而悬在空中,又担心
因潮湿而零落成泥
我把世界捧在手上,世界不在我的掌中
还是应该有所畏惧的,毕竟
我只是神在大地上的儿子,而世界
也都是神的子民。用宗教办的信用卡
不过想在人生进退中方便使用,当一切
只在尘土飞扬时,神接纳我说:
你去吧。尘归尘,土归土

刀锋,总被无端地藏起
谁把夜磨得如此,短
磨刀石上进退的泪,混浊而忧伤
刀锋在月光的簇拥下割开一个口子
夜,便鲜红地漫延开来
刀光闪身进屋,将剩下的紫色
均匀地涂在我熟睡的脸上
谁把夜磨得如此,平坦
以致月光,扁扁地躺在屋脊上乘凉
用我的鼾声抚平夜的躁动
把风的衣领熨烫平整,让它
留下月光沉默的影子
夜,就是这样被切割、平分
一个个不同的暗格,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地挪动怀孕的身躯
额头刚被溪水照着,瞳光
就在看不清水色的喧闹中蹒跚启程
磨好的刀光已经没有睡意
随时迎接下一个挑战
偑刀,常常是因我们过于柔弱
刀锋总要被什么藏起,无知地面对死亡
理想与崇拜一同跌落,不是为了信仰
心脏出血是为了钱袋
谁磨短了我的青春,让我未老先衰
谁磨平了我的锐角,让我圆如鹅卵
磨刀石上拉锯式地唱着男人的情歌
救世,没有一点阳刚
如今,连刀鞘都是纸醉金迷的颜色
呐喊之后,谁还记得文天祥当年的绝句
随着野火的燃烧,仅剩下赤裸的肌肉
没有一点骨架的诗歌,缺的是铁
刀锋上还有多少营养



东来,原名杨卫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理事,沈阳市作家协会秘书长。鲁迅文学院第十八期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在读艺术硕士研究生。出版诗集10部。诗集《浴血山河》获北京第二届“国风文学奖”,本溪第九届“天女木兰奖”;《丁香山谷》获第十二届全军文艺优秀作品奖。诗歌“二月里最后的棉絮”获《星星》诗刊全国征文大赛第一名,获第四届长征文艺奖。
长按关注
展示新时代文学新风采★打造新时代文学新高地
关于坚决反对求读求赞求赏求转的倡议书
新时代文学社公告
新时代文学与您同行
主编微信:917141698
发稿邮箱:917141698@qq.com

关注新时代文学社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通乐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