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之乐作品选|留连诗草生痴呓,攀附情丝入网罗

作者:新雅吟社 / 公众号:xinyayinshe 发布时间:2019-06-16

【杜师简评】余之乐,乐在川也,本名曰“余乐川”。中学时期即喜读诗词,唐宋至清近,皆所涉猎。凡名篇佳句辄熟读成诵而后止。又自读王力先生《诗词格律》,遂通吟咏。所最服膺之诗人,于唐为李商隐,于清为黄景仁、龚自珍。其所作亦深情绵缈,长于心像铸造,虚字呼应,览者皆叹为真诗人也。君所从学为理工,入我校计算机软件专业学习。某日以所业诗词数章见示,因引与新雅诸子交,每周共相研修。其博闻强识,七步、八叉而咏,为诸子通赏。其所为诗若词,亦一日千里也。诸子中有李去非者,于君尤有特赏,因取其所作之最工者,尽评之。一日以《余之乐诗辑》发来,且请曰:“乐川专辑已成,老师盍以数言弁之?”遂曰:诗人者,世间清气所钟也。乐川清才,勉之勉之。
云英
十载重逢旧使君,钟陵别后又伤春。
望穿紫陌回肠路,悔煞红尘色相因。
掌上腰身怜渐老,箧中题赠护犹新。
罗郎且自求名去,莫笑云英不如人。
评:该诗立意颇新,作者读罢罗隐的《嘲钟陵妓云英》一诗,站在歌女云英的立场,言情叙事。颔联中的“望穿”“悔煞”写歌女相思的愁苦,较为直接。颈联下句,则把握细节:罗隐昔日的题赠还被她郑重的收藏在箱箧中,纸张和墨色非常崭新。从这一描写我们可以知道此女子心思之细腻以及对恋情的珍视。末句则刻画该女子的性情。罗隐诗中有这样一句:“我未成名君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既嘲己,又嘲人。那么云英得到此诗会怎么想呢?作者笔下的云英虽然痴情,亦是个刚烈女子。末句“代言”的正是其心声:“你要汲汲于功名,那就自己去追求好了,干嘛自己本事不如人,还要扯上我呢?”作者这句代言,真是要打直男罗隐的脸啊!
读书杂感三首
百千亿劫幻微身,六道谪来归转轮。
瞻彼众生多放肆,嗟乎我辈久沉沦。
闲从羊仲游三径,漫向周郎指一囷。
愿共苍天同抖擞,何年东海下丝纶。
千年人事箧中求,讵似隋皇鉴里游。
吊古长悲秋泛渚,伤今最怕夜登楼。
天高南岳要鸿唳,地绝西关纵客愁。
须寄元神浮海去,云軿异日到牵牛。
生小耽书苦证因,满床坟典似迷津。
千秋笔吏长欺我,异代词臣每剧秦。
关播久为门下客,郗生原是幕中宾。
志从人世偷天眼,野马秋风未可驯。
评:颇见胸襟。
雨夜
莫因春老怨归迟,倘论浮生已太痴。
为是落花添落寞,故饶新恨赋新词。
入多歧路偏无悔,闭久心门了不知。
俯看人间灯万点,一番风雨夜来时。
作者自评:结构单一,缺乏灵动的变化。
评:偶好喜欢。
吊谭嗣同
横刀远目肃高秋,鲁难未平死不休。
且喜壮飞真好汉,但悲洪宪假同仇。
时来容有勤谋国,运去何曾畏杀头。
一尺尘埃收颈血,暗随风雨洗神州。
评:该诗风格雄健豪迈,末联最佳。颔联用“洪宪”指代出卖谭嗣同的袁世凯似有不妥,袁1898年“戊戌变法”时还只是清朝的大臣。“洪宪”是袁17年后的升级版。
诸葛
吟成梁父入尘寰,百劫应知创业艰。
借我东风沉铁戟,助君西蜀踞江关。
人生天地不仁里,道在阴阳难测间。
上将已随千古逝,隆中谁待卧龙还?
评:两联对仗颇见功力,颈联议论亦是精彩,惜乎尾联过于平常,未能紧扣颈联议论对诸葛亮的事迹作进一步的阐述,引出更有深度的思考。后四句全陷于议论,显得较空。个人认为颈联上句或可用来暗喻乱世中诸葛亮治蜀亦有苛酷之政、身不由己,下句则对应诸葛亮奇谋落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尾联能结合具体事实渲染诸葛亮的悲剧,再以景结情,艺术效果当更大。
有感
凝情含睇久然疑,惆怅芳时细细移。
倘有双鱼归问我,定拚只影去怜伊。
灵风满路飘红雪,梦雨终宵染鹤衣。
未解人间多饮恨,相思恐是未相宜。
评:全诗章法稳妥,深致有味。颔联精工巧对、典雅可颂。末句中“相思”“相宜”完美对接,匠心独具。
春日有感
薄晚春池一镜云,芭蕉窗绿忆红裙。
若为刘阮终迷路,可羡鸳鸯未失群。
五月灵风初浩渺,双星碎梦渐纷纭。
故人异日重来此,应有梨涡色似醺。
春日有感
旬雨初消日渐开,要知风物便登台。
梨花每夜成春雪,桐树一朝生绿埃。
忆我从前多惫懒,怜卿此际最徘徊。
人间里许终难悟,漫掷金钱卜未来。
评:作者该种风格的诗颇多,略显套路。结合其多首可知,作者首联较为习惯写身边优美的环境,引出自己的“忆”或者“思”,随后的结构亦有类似。建议作者在未来的创作中,进一步打开思路,写出更多佳作。
絮语
年来岁去愧形骸,俗事纷纭雅事乖。
朗月从东来照我,春风向北去吹淮。
如斯逝者真无奈,所谓伊人尚可怀。
买得一舟飘入梦,船夫指点老门牌。
评:颈联联句的开头二字颇具匠心,末句极富巧思。
絮语
百年佳树费栽培,可奈婆娑意气颓。
葬尽花魂人有泪,裁空月魄夜多雷。
繁华始悟为空相,执念终知是祸媒。
收拾愚顽学论道,心门微掩待僧推。
评:颔联、尾联用意较深。末句化用“僧推月下门”写自己的心扉待僧开启,“僧”又与上句的“论道”相对,作者意在表明自己放空心境却终不免陷于杂思,那些执念终究不能放下。
絮语
江湖月落逐残潮,南国春深燕语寥。
昨夜应知风露冷,今宵犹念海山遥。
不多鹤去寻华表,第几人来学玉箫。
莫向桥边吟小杜,烟花恐是太萧条。
评:首联氛围营造的很好。颔联上句化用黄仲则“为谁风露立中宵”,略显生硬。颈联用典圆融,对仗精巧。辽东人丁令威学道于灵虚山,成仙后化鹤,飞到城门的华表上,飞走时唱道:“有鸟有鸟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垒垒。”后人一般用“鹤归华表”喻指人事变迁。作者将“华表”引申为一种崇高的境界,他这境界充满着向往,而世上的同道者并不多,下句源出“玉人何处教吹箫”,清夜吹箫是作者向往的典雅之境,“第几”同样表达出作者的孤独。两个典故,作者都力求用出新意,这是值得读者注意的。末联则表明杜牧的诗及凄美的环境容易引起作者的伤感,所以他不忍看也不忍言。因为此诗表达的是作者的杂感,故诗的理路是较散的。
絮语
雕镂徒增忧患多,故知庄老诈疯魔。
留连诗草生痴呓,攀附情丝入网罗。
天地不能违一瞬,人生况是住无何。
岂堪岁月营营尽,须学顽樗避伐柯。
评:作者七律,多用意深婉,中间两联常有出彩之句。其诗情思虽显低沉,但贵在真挚。其痴男气象与社中某人的直男气息可谓双峰并峙。
评点人李去非
【后记】予初识之乐兄于戊戌岁杪,至今已逾半载,予每叹其才思敏捷,偶有所得,往往援笔立就,谓之“捷才”,又情思绵邈,感人至深,谓之“余痴情”。新雅诸子有李去非者,自谓己之“直男气息”堪与之乐陡然成双峰,予因嘱去非搜罗之乐旧作,得数十,则其中最工者评点。“痴情”与“直男”,当有故事,读者诸君可于下文略窥一二,或可博君一笑。去非又请杜师华平一览其选评之作,今且将杜师评语置于题首,供诸君参考,其辞精当,信然可导引诸君一窥作者风貌。
责编:子訥
评点:李去非
-END-
-启代雄于新变 归宗旨乎雅正-
-新雅出品

关注新雅吟社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通乐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