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和谁初试云雨?

作者:林下读书 / 公众号:huangxiaorudushu 发布时间:2019-07-13

贾宝玉的人之初体验,给了谁?粗心的人会说,这还不简单,袭人嘛,《红楼梦》第六回白纸黑字写着她和袭人“初试云雨情”呢。其实不然,宝玉的童子身是秦可卿给他破的。
(一)袭人只是个幌子
《红楼梦》第六回回目为“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老老一进荣国府”。这一回的第一段文字就是写贾宝玉春梦醒来后袭人服侍他,云:【袭人过来与他系裤带时,刚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凉沾湿的一片。吓的忙褪回手来,问是怎么了。宝玉红了脸,把他的手一捻。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省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了一半,不觉把个粉脸羞的通红,遂不好再问。仍旧理好衣裳,遂至贾母处来,胡乱吃过晚饭,过这边来,趁众奶娘丫鬟不在旁时,另取出一件中衣与宝玉换上。宝玉含羞央告道:“好姐姐,千万别告诉人。”袭人亦含着羞悄悄的笑问道:“你为什么?——”说到这里,把眼又往四下里瞧了瞧,才又问道:“那是那里流出来的?”宝玉只管红着脸不言语,袭人却只瞅着他笑。迟了一会,宝玉才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说到云雨私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姣俏,遂强拉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之事。袭人自知贾母曾将他给了宝玉,也无可推托的,扭捏了半日,无奈何,只得和宝玉温存了一番。】
这段文字将少男少女初次交欢时的娇羞写得颇妙。初看,似乎袭人确实是贾宝玉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但我们可别忘了,曹雪芹写文章,一贯善于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脂砚斋在评点这段文字时说:“梦里风流,醒后风流,试问何真何假?”又在第六回总评里说:“风流真假一般看”。而在前一回中,太虚幻境的那副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就是曹雪芹本人给读者的明确提示:可别把梦当梦,也别把真当真,说是梦可能是真,说是真可能是梦。
前一回,写的是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云山雾罩的文字背后隐藏的真相是:贾宝玉的第一个女人是秦可卿,而花袭人只是曹雪芹障眼法里的道具。
(二)做梦的地点大有玄机
秦可卿,是贾宝玉的侄子贾蓉之妻。贾宝玉做梦的地点,是秦可卿的卧室。
曹雪芹对秦可卿闺房的描述,处处充满性暗示。
首先是气味。文中说——
【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有的版本此下有“袭了人来”四字)。宝玉此时便觉眼饧骨软,连说:“好香!”】
嗅觉,在性活动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一些动物在发情期会散发出特定的体味来吸引异性。而人类,在青春期之后,对体香的感受力会明显增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气味能激发他们的性本能。这种气味可能是香味,也可能是狐臭、脚臭,甚至可能是腥骚。在大都市里,很多人使用香水香粉等化妆品,正是为了吸引异性的注意,给异性性的暗示,激发异性试图与自己交媾的欲望。
蔼理斯说,嗅觉的情绪作用往往是很浓厚的,接受暗示的力量是最强的。秦可卿卧室里这一股“细细的甜香”,性的暗示是非常强烈的。果然,贾宝玉一进去,骨头都软了,眼睛都睁不开了——文中说他“眼饧骨软”,而这四个字本就是情欲发动常有的体验。
说完气味,再来看秦氏卧房里的陈设。
墙上挂着的是,是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
海棠春睡图,画的是杨贵妃。她可是历史上著名的四大美女之一,而且生性风流,先嫁寿王、再嫁给寿王之父唐玄宗,还与安禄山有染……
这副对联也极为香艳,脂砚斋批云:“艳极,淫极!”上联“嫩寒锁梦因春冷”,在微寒的天气里做着春梦,以天冷为理由不愿醒来。下联“芳气袭人是酒香”,说是酒香,实是体香……张爱玲说她有三大恨,其中之一是海棠无香。而这副“海棠春睡图”边上的对联却说“芳气袭人”,显然这不是花香,而是体香了。“酒香”乃是幌子,暗示情色暧昧之事——俗语云“酒是色媒人”。
而且,此处点出“袭人”,上文又说“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了人来”,都是暗示卧室的主人可卿与袭人,实在乃是一而二二而一。作者在下一回中写袭人与宝玉交欢,实际上就是再次提醒咱们:别忘了可卿才是宝玉的第一个她。
再看屋内的其他陈设: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阳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
武则天是风流女皇,面首无数;赵飞燕也是史上有名的艳后;杨太真即上文提到的杨贵妃;寿阳公主善于化妆,以梅花妆闻名于世,暗示秦可卿妆容精致;同昌公主是唐懿宗的爱女,20岁就死了,暗示秦可卿的夭亡。总之,这些陈设都暗示着秦可卿是一位美丽、风流的女孩子。而贾宝玉在看到这些香艳的陈设时,当然会心猿意马,书中说
【宝玉含笑道:“这里好!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
“神仙也可以住得”,大有深意。可不是么?秦可卿就是太虚幻境里的神仙——与宝玉抵死缠绵的警幻仙子之妹可卿。
紧接着——
【(秦氏)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于是众奶母伏侍宝玉卧好,款款散了,只留下袭人、晴雯、麝月、秋纹四个丫鬟为伴。秦氏便分咐小丫鬟们,好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
西子是倾国的美人(真的倾国,吴国因她而亡),其风流倜傥自不必说;而红娘抱过的鸳枕,是张生和莺莺偷欢时一起枕过的……更妙的是秦氏遣散了众奶母和小丫鬟们,只留下宝玉的四个心腹在房里。这下子,她和宝玉做点什么事情就方便了。
(三)梦耶?非梦耶?
在经过极为香艳、暧昧的铺垫之后,曹雪芹接着正式开始写贾宝玉的梦境——实则亦真亦幻、是梦非梦。
【那宝玉才合上眼,便恍恍惚惚的睡去,犹似秦氏在前,悠悠荡荡,跟着秦氏到了一处。但见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人迹不逢,飞尘不到。宝玉在梦中欢喜,想道:“这个地方儿有趣!我若能在这里过一生,纵然失了家也愿意,强如天天被父母、师傅管束着呢。】
这一段的暗示是很明显的。带宝玉入梦境的是秦氏,象征着宝玉和秦氏的交欢,宝玉是受到秦氏的引导和鼓励的。而宝玉“在梦中欢喜”要在“这里过一生”,正是食髓知味,尝到了男欢女爱的甜头,乐不思蜀了。
接下来,贾宝玉游薄命司、看画册判词、赏红楼梦曲子,皆未能领悟个中妙趣。无可奈何之中,警幻仙子使出了大招,对贾宝玉进行了一番性教育,并将自己的妹子许配给他,即日成亲。
【警幻道:“……吾不忍子独为我闺阁增光,见弃于世道,是特引前来,醉以灵酒,沁以仙茗,警以妙曲,再将吾妹一人,乳名兼美字可卿者,许配于汝。今夕良时,即可成姻。不过令汝领略仙闺幻境之风光尚然如此,何况尘境之情景哉?……说毕,便秘授以云雨之事,推宝玉入房中,将门掩上自去。那宝玉恍恍惚惚,依着警幻所嘱,未免作起儿女的事来,也难以尽述。至次日,便柔情缱绻,软语温存,与可卿难解难分。”】
警幻仙子的妹子乳名兼美字可卿,而贾蓉的夫人秦氏则小名可儿,官名兼美;这两人当然是一个人。
秦氏长啥样呢?上文说她:
“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
秦氏的名字“兼美”,即兼宝钗、黛玉之美。黛玉,是宝玉的唯一知己;而宝钗则是经常引起宝玉绮念的小姐姐。秦可卿,则是理想的化身——二美兼于一体。对于这样一位理想化的女孩,宝玉自然要和她“柔情缱绻,难解难分”了。
综合书中描述,我认为当天宝玉、秦氏二人的事情是这样的:宝玉一进秦可卿的卧室,便被这香艳的闺房引入绮境,心猿意马,和秦氏纠缠。秦氏见状,即将老婆子小丫鬟们支开,只留下宝玉的贴身心腹丫鬟服侍——这四个丫鬟,袭人是宝玉的屋里人,晴雯是林黛玉的化身,麝月是唯一一个和宝玉厮守到底的(秋纹尚有待研究)。宝玉纠缠不已,秦氏也就半推半就(后文写袭人半推半就即是写秦氏)。但宝玉年纪尚小,还不懂男女之事,秦氏作为“渐省人事”的已婚妇女,免不了来一番扶上马送一程的性教育的功夫。然后,二人云雨一番,宝玉遂乐不可支,要在她这里“过一生”。
(四)唯一一个让宝玉吐血的女人
男人这一生中,第一个女人总是最难忘的。如果是自己在青春期遇到的第一个女人,那更是刻骨铭心了。
初试云雨时,宝玉年方12岁——第五回中秦氏说宝玉和秦钟同年;第八回中,说到秦钟12岁;这两回记的都是同一年冬季之事。可卿15岁——第八回中提到可卿的养父在50岁时领养了他,53岁时生的秦钟,所以可卿比秦钟大3岁。
12岁的男孩,遇到的又是贾府中年轻一辈里“第一个得意之人”,这个人又兼具了知己(黛玉)和情人(宝钗)的优点,而且这个人还给他打开了一个新鲜世界、极乐王国的大门。可以想见,贾宝玉对秦可卿的感情是怎么估量也不过分的——就其强度而言,不亚于对林黛玉的感情。
宝玉的这种感情,在秦可卿病中和逝世时变现得特别强烈。
第十一回中,宝玉和凤姐一起去探望病中的可卿——
【秦氏拉着凤姐儿的手,强笑道:“……我自想着,未必熬的过年去。”宝玉正眼瞅着那《海棠春睡图》并那秦太虚写的“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的对联,不觉想起在这里睡晌觉梦到“太虚幻境”的事来。正在出神,听得秦氏说了这些话,如万箭攒心,那眼泪不觉流下来了。】
宝玉心心念念不忘的是太虚幻境,是太虚幻境中的那一番云雨。作为情痴、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一想到伊人将逝,他当然要“万箭攒心”了。
第十三回中,贾宝玉在听得可卿死讯后的表现更是异常——
【如今从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戮了一刀的,不觉哇的一声,直喷出一口血来。袭人等慌慌忙忙上来,扶着问:“是怎么样的?”又要回贾母去请大夫。宝玉道:“不用忙,不相干,这是急火攻心,血不归经。”说着便爬起来,要衣服换了,来见贾母,即时要过去。袭人见他如此,心中虽放不下,又不敢拦阻,只得由他罢了。贾母见他要去,因说:“才咽气的人,那里不干净;二则夜里风大,等明早再去不迟。”宝玉那里肯依。……宝玉下了车,忙忙奔至停灵之室,痛哭一番。】
《红楼梦》中,金钏儿、晴雯、林黛玉皆因贾宝玉而死。但是,宝玉在听到她们的死讯的时候,并没有喷血(注意,不是普通的吐血,而是喷血)。让他喷血的,只有他的一个女人秦可卿。
呜呼哀哉……我的太虚幻境,我的可卿!
2019年7月13日星期六晚7时至9时半,黄小孺撰。【】内为引用的《红楼梦》正文,据上海古籍出版社排印的程乙本。脂砚斋批注,据脂评汇校本。

关注林下读书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通乐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