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隱七律輯成(後附年譜及匯評)

作者:儀庭 / 公众号:fengyiziting 发布时间:2019-10-14

分明對玉堂fengyiziting
水寺煙霞
李商隱七律輯成
附:年譜 · 匯評
李商隱(約813年-約858年)
晚唐著名詩人,字義山,號玉溪(谿)生,又號樊南生,原籍懷州河內(今河南沁陽),祖輩遷滎陽(今河南滎陽市)。
唐文宗開成二年(837年),李商隱登進士第,曾任秘書省校書郎、弘農尉等職。因捲入「牛李黨爭」的政治旋渦而備受排擠,一生困頓不得志。唐宣宗大中末年(約858年),李商隱在鄭縣病故,死後葬於祖籍懷州雍店(今沁陽山王莊鎮)之東原的清化北山下。 李商隱是晚唐乃至整個唐代,為數不多的刻意追求詩美的詩人。他擅長詩歌寫作,駢文文學價值也很高,和杜牧合稱「小李杜」,與溫庭筠合稱為「溫李」。其詩構思新奇,風格穠麗,尤其是一些愛情詩和無題詩寫得纏綿悱惻,優美動人,廣為傳誦。但部分詩歌過於隱晦迷離,難於索解,至有「詩家總愛西昆好,獨恨無人作鄭箋」之說。
1.錦瑟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2.聖女祠
松篁台殿蕙香幃,龍護瑤窗鳳掩扉。
無質易迷三里霧,不寒長著五銖衣。
人間定有崔羅什,天上應無劉武威。
寄問釵頭雙白燕,每朝珠館幾時歸。
3.重過聖女祠
白石岩扉碧蘚滋,上清淪謫得歸遲。
一春夢雨常飄瓦,盡日靈風不滿旗。
萼綠華來無定所,杜蘭香去未移時。
玉郎會此通仙籍,憶向天階問紫芝。
4.潭州
潭州官舍暮樓空,今古無端入望中。
湘淚淺深滋竹色,楚歌重疊怨蘭叢。
陶公戰艦空灘雨,賈傅承塵破廟風。
目斷故園人不至,松醪一醉與誰同。
5.贈劉司戶(蕡)
江風吹浪動雲根,重碇危檣白日昏。
已斷燕鴻初起勢,更驚騷客後歸魂。
漢廷急詔誰先入,楚路高歌自欲翻。
萬里相逢歡複泣,鳳巢西隔九重門。
6.南朝
玄武湖中玉漏催,雞鳴埭口繡襦回。
誰言瓊樹朝朝見,不及金蓮步步來。
敵國軍營漂木柹,前朝神廟鎖煙煤。
滿宮學士皆顏色,江令當年只費才。
7.送崔玨往西川
年少因何有旅愁,欲為東下更西遊。
一條雪浪吼巫峽,千里火雲燒益州。
蔔肆至今多寂寞,酒壚從古擅風流。
浣花箋紙桃花色,好好題詩詠玉鉤。
8.飲席戲贈同舍
洞中屐響省分攜,不是花迷客自迷。
珠樹重行憐翡翠,玉樓雙舞羨鶤雞。
蘭回舊蕊緣屏綠,椒綴新香和壁泥。
唱盡陽關無限疊,半杯松葉凍頗黎。
9.令狐八拾遺見招送裴十四歸華州
二十中郎未足希,驪駒先自有光輝。
蘭亭宴罷方回去,雪夜詩成道韞歸。
漢苑風煙吹客夢,雲台洞穴接郊扉。
嗟予久抱臨邛渴,便欲因君問釣磯。
10.哭劉蕡
上帝深宮閉九閽,巫鹹不下問銜冤。
廣陵別後春濤隔,湓浦書來秋雨翻。
只有安仁能作誄,何曾宋玉解招魂。
平生風義兼師友,不敢同君哭寢門。
11.寄令狐學士
秘殿崔嵬拂彩霓,曹司今在殿東西。
賡歌太液翻黃鵠,從獵陳倉獲碧雞。
曉飲豈知金掌迥,夜吟應訝玉繩低。
鈞天雖許人間聽,閶闔門多夢自迷。
12.荊門西下
一夕南風一葉危,荊雲回望夏雲時。
人生豈得輕離別,天意何曾忌嶮巇。
骨肉書題安絕徼,蕙蘭蹊徑失佳期。
洞庭湖闊蛟龍惡,卻羨楊朱泣路岐。
13.少年
外戚平羌第一功,生年二十有重封。
直登宣室螭頭上,橫過甘泉豹尾中。
別館覺來雲雨夢,後門歸去蕙蘭叢。
灞陵夜獵隨田竇,不識寒郊自轉蓬。
14.藥轉
郁金堂北畫樓東,換骨神方上藥通。
露氣暗連青桂苑,風聲偏獵紫蘭叢。
長籌未必輸孫皓,香棗何勞問石崇。
憶事懷人兼得句,翠衾歸臥繡簾中。
15.杜工部蜀中離席
人生何處不離群,世路干戈惜暫分。
雪嶺未歸天外使,松州猶駐殿前軍。
座中醉客延醒客,江上晴雲雜雨雲。
美酒成都堪送老,當壚仍是卓文君。
16.隋宮
紫泉宮殿鎖煙霞,欲取蕪城作帝家。
玉璽不緣歸日角,錦帆應是到天涯。
於今腐草無螢火,終古垂楊有暮鴉。
地下若逢陳後主,豈宜重問後庭花。
17.二月二日
二月二日江上行,東風日暖聞吹笙。
花須柳眼各無賴,紫蝶黃蜂俱有情。
萬里憶歸元亮井,三年從事亞夫營。
新灘莫悟遊人意,更作風簷夜雨聲。
18.籌筆驛
猿鳥猶疑畏簡書,風雲常為護儲胥。
徒令上將揮神筆,終見降王走傳車。
管樂有才終不忝,關張無命欲何如。
他年錦里經祠廟,梁父吟成恨有餘。
19.即日
一歲林花即日休,江間亭下悵淹留。
重吟細把真無奈,已落猶開未放愁。
山色正來銜小苑,春陰只欲傍高樓。
金鞍忽散銀壺漏,更醉誰家白玉鉤。
20.九成宮
十二層城閬苑西,平時避暑拂虹霓。
雲隨夏後雙龍尾,風逐周王八駿蹄。
吳岳曉光連翠巘,甘泉晚景上丹梯。
荔枝盧橘沾恩幸,鸞鵲天書濕紫泥。
21.詠史
曆覽前賢國與家,成由勤儉破由奢。
何須琥珀方為枕,豈得真珠始是車。
運去不逢青海馬,力窮難拔蜀山蛇。
幾人曾預南薰曲,終古蒼梧哭翠華。
22.無題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
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台類斷蓬。
來是空言去絕蹤,月斜樓上五更鐘。
夢為遠別啼難喚,書被催成墨未濃。
蠟照半籠金翡翠,麝熏微度繡芙蓉。
劉郎已恨蓬山遠,更隔蓬山一萬重。
颯颯東風細雨來,芙蓉塘外有輕雷。
金蟾齧鎖燒香入,玉虎牽絲汲井回。
賈氏窺簾韓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
何處哀箏隨急管,櫻花永巷垂楊岸。
東家老女嫁不售,白日當天三月半。
溧陽公主年十四,清明暖後同牆看。
歸來輾轉到五更,梁間燕子聞長歎。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幹。
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
鳳尾香羅薄幾重,碧文圓頂夜深縫。
扇裁月魄羞難掩,車走雷聲語未通。
曾是寂寥金燼暗,斷無消息石榴紅。
斑騅只系垂楊岸,何處西南任好風。
重帷深下莫愁堂,臥後清宵細細長。
神女生涯原是夢,小姑居處本無郎。
風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誰教桂葉香。
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
23.赴職梓潼留別畏之員外同年
佳兆聯翩遇鳳凰,雕文羽帳紫金床。
桂花香處同高第,柿葉翻時獨悼亡。
烏鵲失棲長不定,鴛鴦何事自相將。
京華庸蜀三千里,送到咸陽見夕陽。
24.王十二兄與畏之員外相訪見招小飲…以悼亡日近不去因寄
謝傅門庭舊末行,今朝歌管屬檀郎。
更無人處簾垂地,欲拂塵時簟竟床。
嵇氏幼男猶可憫,左家嬌女豈能忘。
秋霖腹疾俱難遣,萬里西風夜正長。
25.曲池
日下繁香不自持,月中流豔與誰期。
迎憂急鼓疏鐘斷,分隔休燈滅燭時。
張蓋欲判江灩灩,回頭更望柳絲絲。
從來此地黃昏散,未信河梁是別離。
26.留贈畏之
清時無事奏明光,不遣當關報早霜。
中禁詞臣尋引領,左川歸客自回腸。
郎君下筆驚鸚鵡,侍女吹笙弄鳳凰。
空寄大羅天上事,眾仙同日詠霓裳。
待得郎來月已低,寒暄不道醉如泥。
五更又欲向何處,騎馬出門烏夜啼。
戶外重陰黯不開,含羞迎夜複臨台。
瀟湘浪上有煙景,安得好風吹汝來。
27.碧城三首
碧城十二曲欄杆,犀辟塵埃玉辟寒。
閬苑有書多附鶴,女床無樹不棲鸞。
星沈海底當窗見,雨過河源隔座看。
若是曉珠明又定,一生長對水晶盤。
對影聞聲已可憐,玉池荷葉正田田。
不逢蕭史休回首,莫見洪崖又拍肩。
紫鳳放嬌銜楚佩,赤鱗狂舞撥湘弦。
鄂君悵望舟中夜,繡被焚香獨自眠。
七夕來時先有期,洞房簾箔至今垂。
玉輪顧兔初生魄,鐵網珊瑚未有枝。
檢與神方教駐景,收將鳳紙寫相思。
武皇內傳分明在,莫道人間總不知。
28.對雪二首
寒氣先侵玉女扉,清光旋透省郎闈。
梅花大庾嶺頭髮,柳絮章台街裡飛。
欲舞定隨曹植馬,有情應濕謝莊衣。
龍山萬里無多遠,留待行人二月歸。
旋撲珠簾過粉牆,輕于柳絮重於霜。
已隨江令誇瓊樹,又入盧家妒玉堂。
侵夜可能爭桂魄,忍寒應欲試梅妝。
關河凍合東西路,腸斷斑騅送陸郎。
29.蜂
小苑華池爛熳通,後門前檻思無窮。
宓妃腰細才勝露,趙後身輕欲倚風。
紅壁寂寥崖蜜盡,碧簾迢遞霧巢空。
青陵粉蝶休離恨,長定相逢二月中。
30.辛未七夕
恐是仙家好別離,故教迢遞作佳期。
由來碧落銀河畔,可要金風玉露時。
清漏漸移相望久,微雲未接過來遲。
豈能無意酬烏鵲,惟與蜘蛛乞巧絲。
31.玉山
玉山高與閬風齊,玉水清流不貯泥。
何處更求回日馭,此中兼有上天梯。
珠容百斛龍休睡,桐拂千尋鳳要棲。
聞道神仙有才子,赤簫吹罷好相攜。
32.牡丹
錦幃初卷衛夫人,繡被猶堆越鄂君。
垂手亂翻雕玉佩,招腰爭舞郁金裙。
石家蠟燭何曾剪,荀令香爐可待熏。
我是夢中傳彩筆,欲書花葉寄朝雲。
33.一片
一片非煙隔九枝,蓬巒仙仗儼雲旗。
天泉水暖龍吟細,露畹春多鳳舞遲。
榆莢散來星斗轉,桂花尋去月輪移。
人間桑海朝朝變,莫遣佳期更後期。
34.酬崔八早梅有贈兼示之作
知訪寒梅過野塘,久留金勒為回腸。
謝郎衣袖初翻雪,荀令熏爐更換香。
何處拂胸資蝶粉,幾時塗額藉蜂黃。
維摩一室雖多病,亦要天花作道場。
35.促漏
促漏遙鐘動靜聞,報章重疊杳難分。
舞鸞鏡匣收殘黛,睡鴨香爐換夕熏。
歸去定知還向月,夢來何處更為雲。
南塘漸暖蒲堪結,兩兩鴛鴦護水紋。
36.送臻師二首
昔去靈山非拂席,今來滄海欲求珠。
楞伽頂上清涼地,善眼仙人憶我無。
苦海迷途去未因,東方過此幾微塵。
何當百億蓮花上,一一蓮花見佛身。
37.馬嵬
海外徒聞更九州,他生未蔔此生休。
空聞虎旅傳宵柝,無複雞人報曉籌。
此日六軍同駐馬,當時七夕笑牽牛。
如何四紀為天子,不及盧家有莫愁。
38.可歎
幸會東城宴未回,年華憂共水相催。
梁家宅裡秦宮入,趙後樓中赤鳳來。
冰簟且眠金鏤枕,瓊筵不醉玉交杯。
宓妃愁坐芝田館,用盡陳王八斗才。
39.富平少侯
七國三邊未到憂,十三身襲富平侯。
不收金彈拋林外,卻惜銀床在井頭。
彩樹轉燈珠錯落,繡檀回枕玉雕鎪。
當關不報侵晨客,新得佳人字莫愁。
40.題僧壁
舍生求道有前蹤,乞腦剜身結願重。
大去便應欺粟顆,小來兼可隱針鋒。
蚌胎未滿思新桂,琥珀初成憶舊松。
若信貝多真實語,三生同聽一樓鐘。
41.臨發崇讓宅紫薇
一樹濃姿獨看來,秋庭暮雨類輕埃。
不先搖落應為有,已欲別離休更開。
桃綬含情依露井,柳綿相憶隔章台。
天涯地角同榮謝,豈要移根上苑栽。
42.及第東歸次灞上,卻寄同年
芳桂當年各一枝,行期未分壓春期。
江魚朔雁長相憶,秦樹嵩雲自不知。
下苑經過勞想像,東門送餞又差池。
灞陵柳色無離恨,莫枉長條贈所思。
43.野菊(又見《孫逖集》,題作詠樓前海石榴)
苦竹園南椒塢邊,微香冉冉淚涓涓。
已悲節物同寒雁,忍委芳心與暮蟬。
細路獨來當此夕,清尊相伴省他年。
紫雲新苑移花處,不敢霜栽近禦筵。
44.過伊僕射舊宅
朱邸方酬力戰功,華筵俄歎逝波窮。
回廊簷斷燕飛去,小閣塵凝人語空。
幽淚欲幹殘菊露,餘香猶入敗荷風。
何能更涉瀧江去,獨立寒流吊楚宮。
45.銀河吹笙
悵望銀河吹玉笙,樓寒院冷接平明。
重衾幽夢他年斷,別樹羈雌昨夜驚。
月榭故香因雨發,風簾殘燭隔霜清。
不須浪作緱山意,湘瑟秦簫自有情。
46.與同年李定言曲水閒話戲作
海燕參差溝水流,同君身世屬離憂。
相攜花下非秦贅,對泣春天類楚囚。
碧草暗侵穿苑路,珠簾不卷枕江樓。
莫驚五勝埋香骨,地下傷春亦白頭。
47.聞歌
斂笑凝眸意欲歌,高雲不動碧嵯峨。
銅台罷望歸何處,玉輦忘還事幾多。
青塚路邊南雁盡,細腰宮裡北人過。
此聲腸斷非今日,香灺燈光奈爾何。
48.贈華陽宋真人兼寄清都劉先生
淪謫千年別帝宸,至今猶謝蕊珠人。
但驚茅許同仙籍,不道劉盧是世親。
玉檢賜書迷鳳篆,金華歸駕冷龍鱗。
不因杖屨逢周史,徐甲何曾有此身。
49.楚宮二首
月姊曾逢下彩蟾,傾城消息隔重簾。
已聞佩響知腰細,更辨弦聲覺指纖。
暮雨自歸山悄悄,秋河不動夜厭厭。
王昌且在牆東住,未必金堂得免嫌。
湘波如淚色漻漻,楚厲迷魂逐恨遙。
楓樹夜猿愁自斷,女蘿山鬼語相邀。
空歸腐敗猶難複,更困腥臊豈易招。
但使故鄉三戶在,彩絲誰惜懼長蛟。
50.和友人戲贈二首
東望花樓曾不同,西來雙燕信休通。
仙人掌冷三霄露,玉女窗虛五夜風。
翠袖自隨回雪轉,燭房尋類外庭空。
殷勤莫使清香透,牢合金魚鎖桂叢。
迢遞青門有幾關,柳梢樓角見南山。
明珠可貫須為佩,白璧堪裁且作環。
子夜休歌團扇掩,新正未破剪刀閑。
猿啼鶴怨終年事,未抵熏爐一夕間。
51.題二首後重有戲贈任秀才
一丈紅薔擁翠筠,羅窗不識繞街塵。
峽中尋覓長逢雨,月裡依稀更有人。
虛為錯刀留遠客,枉緣書劄損文鱗。
適知小閣還斜照,羨殺烏龍臥錦茵。
52.重有感
玉帳牙旗得上游,安危須共主君憂。
竇融表已來關右,陶侃軍宜次石頭。
豈有蛟龍愁失水,更無鷹隼與高秋。
晝號夜哭兼幽顯,早晚星關雪涕收。
53.春雨
悵臥新春白袷衣,白門寥落意多違。
紅樓隔雨相望冷,珠箔飄燈獨自歸。
遠路應悲春晼晚,殘宵猶得夢依稀。
玉璫緘劄何由達,萬里雲羅一雁飛。
54.中元作
絳節飄颻宮國來,中元朝拜上清回。
羊權須得金條脫,溫嶠終虛玉鏡臺。
曾省驚眠聞雨過,不知迷路為花開。
有娀未抵瀛洲遠,青雀如何鴆鳥媒。
55.宿晉昌亭聞驚禽
羈緒鰥鰥夜景侵,高窗不掩見驚禽。
飛來曲渚煙方合,過盡南塘樹更深。
胡馬嘶和榆塞笛,楚猿吟雜橘村砧。
失群掛木知何限,遠隔天涯共此心。
56.深宮
金殿銷香閉綺櫳,玉壺傳點咽銅龍。
狂飆不惜蘿陰薄,清露偏知桂葉濃。
斑竹嶺邊無限淚,景陽宮裡及時鐘。
豈知為雨為雲處,只有高唐十二峰。
57.鄭州獻從叔舍人褎
蓬島煙霞閬苑鐘,三官箋奏附金龍。
茅君奕世仙曹貴,許掾全家道氣濃。
絳簡尚參黃紙案,丹爐猶用紫泥封。
不知他日華陽洞,許上經樓第幾重。
58.題白石蓮花寄楚公
白石蓮花誰所共,六時長捧佛前燈。
空庭苔蘚饒霜露,時夢西山老病僧。
大海龍宮無限地,諸天雁塔幾多層。
漫誇鶖子真羅漢,不會牛車是上乘。
59.安定城樓
迢遞高城百尺樓,綠楊枝外盡汀洲。
賈生年少虛垂淚,王粲春來更遠遊。
永憶江湖歸白髮,欲回天地入扁舟。
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鴛雛竟未休。
60.隋宮守歲
消息東郊木帝回,宮中行樂有新梅。
沈香甲煎為庭燎,玉液瓊蘇作壽杯。
遙望露盤疑是月,遠聞鼉鼓欲驚雷。
昭陽第一傾城客,不踏金蓮不肯來。
61.利州江潭作(感孕金輪所)
神劍飛來不易銷,碧潭珍重駐蘭橈。
自攜明月移燈疾,欲就行雲散錦遙。
河伯軒窗通貝闕,水宮帷箔卷冰綃。
他時燕脯無人寄,雨滿空城蕙葉雕。
62.茂陵
漢家天馬出蒲梢,苜蓿榴花遍近郊。
內苑只知含鳳觜,屬車無複插雞翹。
玉桃偷得憐方朔,金屋修成貯阿嬌。
誰料蘇卿老歸國,茂陵松柏雨蕭蕭。
63.淚
永巷長年怨綺羅,離情終日思風波。
湘江竹上痕無限,峴首碑前灑幾多。
人去紫台秋入塞,兵殘楚帳夜聞歌。
朝來灞水橋邊問,未抵青袍送玉珂。
64.十字水期韋潘侍禦同年不至時韋寓居水次故郭汾甯宅
伊水濺濺相背流,朱欄畫閣幾人遊。
漆燈夜照真無數,蠟炬晨炊竟未休。
顧我有懷同大夢,期君不至更沈憂。
西園碧樹今誰主,與近高窗臥聽秋。
65.流鶯
流鶯漂蕩複參差,渡陌臨流不自持。
巧囀豈能無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
風朝露夜陰晴裡,萬戶千門開閉時。
曾苦傷春不忍聽,鳳城何處有花枝。
66.出關宿盤豆館對叢蘆有感
蘆葉梢梢夏景深,郵亭暫欲灑塵襟。
昔年曾是江南客,此日初為關外心。
思子台邊風自急,玉娘湖上月應沉。
清聲不遠行人去,一世荒城伴夜砧。
67.和韓錄事送宮人入道
星使追還不自由,雙童捧上綠瓊輈。
九枝燈下朝金殿,三素雲中侍玉樓。
鳳女顛狂成久別,月娥孀獨好同遊。
當時若愛韓公子,埋骨成灰恨未休。
68.七月二十九日崇讓宅宴作
露如微霰下前池,月過回塘萬竹悲。
浮世本來多聚散,紅蕖何事亦離披。
悠揚歸夢惟燈見,濩落生涯獨酒知。
豈到白頭長只爾,嵩陽松雪有心期。
69.贈從兄閬之
悵望人間萬事違,私書幽夢約忘機。
荻花村裡魚標在,石蘚庭中鹿跡微。
幽徑定攜僧共入,寒塘好與月相依。
城中猘犬憎蘭佩,莫損幽芳久不歸。
70.行至金牛驛寄興元渤海尚書
樓上春雲水底天,五雲章色破巴箋。
諸生個個王恭柳,從事人人庾杲蓮。
六曲屏風江雨急,九枝燈檠夜珠圓。
深慚走馬金牛路,驟和陳王白玉篇。
71.梓州罷吟寄同舍
不揀花朝與雪朝,五年從事霍嫖姚。
君緣接座交珠履,我為分行近翠翹。
楚雨含情皆有托,漳濱臥病竟無憀。
長吟遠下燕台去,惟有衣香染未銷。
72.題僧壁
舍生求道有前蹤,乞腦剜身結願重。
大去便應欺粟顆,小來兼可隱針鋒。
蚌胎未滿思新桂,琥珀初成憶舊松。
若信貝多真實語,三生同聽一樓鐘。
73.昨日
昨日紫姑神去也,今朝青鳥使來賒。
未容言語還分散,少得團圓足怨嗟。
二八月輪蟾影破,十三弦柱雁行斜。
平明鐘後更何事,笑倚牆邊梅樹花。
74.汴上送李郢之蘇州
人高詩苦滯夷門,萬里梁王有舊園。
煙幌自應憐白紵,月樓誰伴詠黃昏。
露桃塗頰依苔井,風柳誇腰住水村。
蘇小小墳今在否,紫蘭香徑與招魂。
75.贈鄭讜處士
浪跡江湖白髮新,浮雲一片是吾身。
寒歸山觀隨棋局,暖入汀洲逐釣輪。
越桂留烹張翰鱠,蜀姜供煮陸機蓴。
相逢一笑憐疏放,他日扁舟有故人。
76.複至裴明府所居
伊人卜築自幽深,桂巷杉籬不可尋。
柱上雕蟲對書字,槽中瘦馬仰聽琴。
求之流輩豈易得,行矣關山方獨吟。
賒取松醪一鬥酒,與君相伴灑煩襟。
77.覽古
莫恃金湯忽太平,草間霜露古今情。
空糊赬壤真何益,欲舉黃旗竟未成。
長樂瓦飛隨水逝,景陽鐘墮失天明。
回頭一吊箕山客,始信逃堯不為名。
78.子初郊墅
看山對酒君思我,聽鼓離城我訪君。
臘雪已添牆下水,齋鐘不散檻前雲。
陰移竹柏濃還淡,歌雜漁樵斷更聞。
亦擬村南買煙舍,子孫相約事耕耘。
79.漢南書事
西師萬眾幾時回,哀痛天書近已裁。
文吏何曾重刀筆,將軍猶自舞輪台。
幾時拓土成王道,從古窮兵是禍胎。
陛下好生千萬壽,玉樓長禦白雲杯。
80.當句有對
密邇平陽接上蘭,秦樓鴛瓦漢宮盤。
池光不定花光亂,日氣初涵露氣幹。
但覺游蜂饒舞蝶,豈知孤鳳憶離鸞。
三星自轉三山遠,紫府程遙碧落寬。
81.井絡
井絡天彭一掌中,漫誇天設劍為峰。
陣圖東聚燕江石,邊柝西懸雪嶺松。
堪歎故君成杜宇,可能先主是真龍。
將來為報奸雄輩,莫向金牛訪舊蹤。
82.寫意
燕雁迢迢隔上林,高秋望斷正長吟。
人間路有潼江險,天外山惟玉壘深。
日向花間留返照,雲從城上結層陰。
三年已制思鄉淚,更入新年恐不禁。
83.隨師東
東征日調萬黃金,幾竭中原買鬥心。
軍令未聞誅馬謖,捷書惟是報孫歆。
但須鸑鷟巢阿閣,豈假鴟鴞在泮林。
可惜前朝玄菟郡,積骸成莽陣雲深。
84.宋玉
何事荊台百萬家,惟教宋玉擅才華。
楚辭已不饒唐勒,風賦何曾讓景差。
落日渚宮供觀閣,開年雲夢送煙花。
可憐庾信尋荒徑,猶得三朝托後車。
85.韓同年新居餞韓西迎家室戲贈
籍籍征西萬戶侯,新緣貴婿起朱樓。
一名我漫居先甲,千騎君翻在上頭。
雲路招邀回彩鳳,天河迢遞笑牽牛。
南朝禁臠無人近,瘦盡瓊枝詠四愁。
86.奉和太原公送前楊秀才戴兼招楊正字戎
潼關地接古弘農,萬里高飛雁與鴻。
桂樹一枝當白日,芸香三代繼清風。
仙舟尚惜乖雙美,彩服何由得盡同。
誰憚士龍多笑疾,美髭終類晉司空。
87.贈趙協律皙
俱識孫公與謝公,二年歌哭處還同。
已叨鄒馬聲華末,更共劉盧族望通。
南省恩深賓館在,東山事往妓樓空。
不堪歲暮相逢地,我欲西征君又東。
88.射魚曲
思牢弩箭磨青石,繡額蠻渠三虎力。
尋潮背日伺泅鱗,貝闕夜移鯨失色。
纖纖粉簳馨香餌,綠鴨回塘養龍水。
含冰漢語遠于天,何由回作金盤死。
89.正月崇讓宅
密鎖重關掩綠苔,廊深閣迥此徘徊。
先知風起月含暈,尚自露寒花未開。
蝙拂簾旌終輾轉,鼠翻窗網小驚猜。
背燈獨共餘香語,不覺猶歌起夜來。
90.曲江
望斷平時翠輦過,空聞子夜鬼悲歌。
金輿不返傾城色,玉殿猶分下苑波。
死憶華亭聞唳鶴,老憂王室泣銅駝。
天荒地變心雖折,若比陽春意未多。
91.九日
曾共山翁把酒時,霜天白菊繞階墀。
十年泉下無人問,九日樽前有所思。
不學漢臣栽苜蓿,空教楚客詠江蘺。
郎君官貴施行馬,東閣無因再得窺。
92.贈司勳杜十三員外
杜牧司勳字牧之,清秋一首杜秋詩。
前身應是梁江總,名總還曾字總持。
心鐵已從幹鏌利,鬢絲休歎雪霜垂。
漢江遠吊西江水,羊祜韋丹盡有碑。
93.天平公座中呈令狐令公時蔡京在坐京曾為僧徒故有第五句
罷執霓旌上醮壇,慢妝嬌樹水晶盤。
更深欲訴蛾眉斂,衣薄臨醒玉豔寒。
白足禪僧思敗道,青袍禦史擬休官。
雖然同是將軍客,不敢公然子細看。
94.題道靜院院在中條山故王顏中丞所置虢州刺史
紫府丹成化鶴群,青松手植變龍文。
壺中別有仙家日,嶺上猶多隱士雲。
獨坐遺芳成故事,褰帷舊貌似元君。
自憐築室靈山下,徒望朝嵐與夕曛。
95.行次昭應縣道上,送戶部李郎中充昭義攻討
將軍大旆掃狂童,詔選名賢贊武功。
暫逐虎牙臨故絳,遠含雞舌過新豐。
魚遊沸鼎知無日,鳥覆危巢豈待風。
早勒勳庸燕石上,佇光綸綍漢廷中。
96.水齋
多病欣依有道邦,南塘宴起想秋江。
捲簾飛燕還拂水,開戶暗蟲猶打窗。
更閱前題已披卷,仍斟昨夜未開缸。
誰人為報故交道,莫惜鯉魚時一雙。
97.奉同諸公題河中任中丞新創河亭四韻之作
萬里誰能訪十洲,新亭雲構壓中流。
河鮫縱玩難為室,海蜃遙驚恥化樓。
左右名山窮遠目,東西大道鎖輕舟。
獨留巧思傳千古,長與蒲津作勝遊。
98.過故府中武威公交城舊莊感事(武威公王茂元也)
信陵亭館接郊畿,幽象遙通晉水祠。
日落高門喧燕雀,風飄大樹撼熊羆。
新蒲似筆思投日,芳草如茵憶吐時。
山下只今黃絹字,淚痕猶墮六州兒。
99.贈田叟
荷筱衰翁似有情,相逢攜手繞村行。
燒畬曉映遠山色,伐樹暝傳深谷聲。
鷗鳥忘機翻浹洽,交親得路昧平生。
撫躬道地誠感激,在野無賢心自驚。
100.贈別前蔚州契苾使君
何年部落到陰陵,奕世勤王國史稱。
夜卷牙旗千帳雪,朝飛羽騎一河冰。
蕃兒繈負來青塚,狄女壺漿出白登。
日晚鸊鵜泉畔獵,路人遙識郅都鷹。
101.和人題真娘墓
虎丘山下劍池邊,長遣遊人歎逝川。
罥樹斷絲悲舞席,出雲清梵想歌筵。
柳眉空吐效顰葉,榆莢還飛買笑錢。
一自香魂招不得,只應江上獨嬋娟。
102.人日即事
文王喻複今朝是,子晉吹笙此日同。
舜格有苗旬太遠,周稱流火月難窮。
鏤金作勝傳荊俗,翦彩為人起晉風。
獨想道衡詩思苦,離家恨得二年中。
103.春日寄懷
世間榮落重逡巡,我獨丘園坐四春。
縱使有花兼有月,可堪無酒又無人。
青袍似草年年定,白髮如絲日日新。
欲逐風波千萬里,未知何路到龍津。
104.和劉評事永樂閒居見寄
白社幽閒君暫居,青雲器業我全疏。
看封諫草歸鸞掖,尚賁衡門待鶴書。
蓮聳碧峰關路近,荷翻翠扇水堂虛。
自探典籍忘名利,欹枕時驚落蠹魚。
105.和馬郎中移白菊見示
陶詩只采黃金實,郢曲新傳白雪英。
素色不同籬下發,繁花疑自月中生。
浮杯小摘開雲母,帶露全移綴水精。
偏稱含香五字客,從茲得地始芳榮。
106.喜聞太原同院崔侍禦台拜兼寄在台三二同年之什
鵬魚何事遇屯同,雲水升沉一會中。
劉放未歸雞樹老,鄒陽新去兔園空。
寂寥我對先生柳,赫奕君乘禦史驄。
若向南台見鶯友,為傳垂翅度春風。
107.無題
萬里風波一葉舟,憶歸初罷更夷猶。
碧江地沒元相引,黃鶴沙邊亦少留。
益德冤魂終報主,阿童高義鎮橫秋
人生豈得長無謂,懷古思鄉共白頭。
108.回中牡丹為雨所敗二首
下苑他年未可追,西州今日忽相期。
水亭暮雨寒猶在,羅薦春香暖不知。
舞蝶殷勤收落蕊,佳人惆悵臥遙帷。
章台街裡芳菲伴,且問宮腰損幾枝。
浪笑榴花不及春,先期零落更愁人。
玉盤迸淚傷心數,錦瑟驚弦破夢頻。
萬里重陰非舊圃,一年生意屬流塵。
前溪舞罷君回顧,並覺今朝粉態新。
年 譜
唐憲宗元和八年(西元八一三年)
一歲
元和九年(八一四)
二歲,父親辭掉獲嘉縣令,到浙西作幕僚,李商隱跟隨父親在浙西數年。
唐穆宗長慶元年(八二一)
九歲,父親去世。他跟隨母親回到鄭州。此後數年與堂弟李義叟跟隨叔父讀經書。
長慶三年(八二三)
十一歲,三年父喪過後,他家移居到洛陽。
唐文宗大和二年(八二八)
十六歲,春天,劉蕡抨擊宦官。李商隱用古文體裁寫了《才論》、《聖論》,在知識份子間流傳。
大和三年(八二九)
十七歲,冬天,天平軍節度使令狐楚聘請李商隱作巡官,並要他和自己的子弟同遊,他寫了《隨師東》。
大和六年(八三二)
二十歲,跟隨令狐楚到太原。
大和七年(八三三)
二十一歲,進京考試,沒考上,留在京城念書。
大和八年(八三四)
二十二歲,春天,跟隨兗海觀察使崔戎自華州到兗州,主管文書。六月崔戎死了,他又回到老家鄭州,這年作了《牡丹》、《初食筍呈座中》。
大和九年(八三五)
二十三歲,春天又去考試,不中,到了河南玉陽山學道。十一月,宦官率兵殺死宰相李訓、王涯等人,史稱(甘露之變)。他寫了《碧城》等詩。
開成元年(八三六)
二十四歲,跟隨母親住在濟源縣,繼續在玉陽山學道。這年作了《有感二首》、《重有感》、《曲江》、《燕台》等。
開成二年(八三七)
二十五歲,春天再參加考試,經過令狐綯引薦,終於考中進士。十一月,興元節度使令狐楚去世,李商隱代他寫了遺囑,並將靈柩送回長安。這年他寫了《西南行卻寄相送者》、《行次西郊作一百韻》等。
開成三年(八三八)
二十六歲,正式與令狐家分開,到涇原節度使王茂元幕下工作,娶王女為妻。參加博學宏詞科考試落選,這年有《安定城樓》、《漫成三首》等作品。
開成四年(八三九)
二十七歲,到弘農去作典獄官,作《任弘農尉獻州刺史乞假歸京》等。
開成五年(八四零)
二十八歲,家搬到長安,辭掉弘農的工作。正月,唐武宗即位,用李德裕為宰相。
唐武宗會昌元年(八四一)
二十九歲,暫時在華州的周墀手下工作。作《贈劉司戶蕡》、《七月二十九日崇讓宅讌作》等。
唐武宗會昌二年(八四二)
三十歲,又到忠武節度使王茂元手下工作,主管書記。這一年,他的母親死了。詩作有《即日》、《贈別前蔚州氣苾使君》、《淮陽路》、《哭劉蕡》、《哭劉司戶二首》、《哭劉司戶蕡》等。
唐武宗會昌三年(八四三)
三十一歲,在家守母喪。
唐武宗會昌四年(八四四)
三十二歲,回故鄉安葬母親,家也搬到永樂縣。作有《行次昭應縣道上送互不李郎中充昭義攻討》等。
唐武宗會昌五年(八四五)
三十三歲,春天到堂叔李褒手下工作,家搬到洛陽十月到京師秘書省任職,作有《落花》、《寄令狐郎中》、《漢宮詞》等。
唐武宗會昌六年(八四六)
三十四歲,兒子兗師出生。三月,武宗死了,宣宗即位,開始貶逐李德裕黨人。詩作有《無題》、《昨夜星辰》、《茂陵》、《瑤池》、《柳枝五首》等。
唐宣宗大中元年(八四七)
三十五歲,到桂管觀察使鄭亞幕下主管文書。冬天,他被派到南郡出差。這年大貶李黨。作有《荊門西下》、《晚晴》、《海上謠》等。
大中二年(八四八)
三十六歲,正月,自南郡回到桂州。二月,鄭亞被貶。春末,李商隱離開桂州,五月來到潭州,逗留在湖南觀察使李回幕中。秋天,回到洛陽。九月,李德裕被貶為崖州司戶。詩作有《北樓》、《即日》、《賈生》、《潭州》、《楚宮》、《天涯》、《亂石》、《舊將軍》、《夢澤》等。
大中三年(八四九)
三十七歲,在京兆尹手下管文書。十月,武甯軍節度使盧弘正請他作判官。十二月,到徐州去,途經大樑。作有《驕兒詩》、《杜司勳》、《贈司勳十三員外》、《李衛公》、《九日》、《野菊》、《白雲夫舊居》、《漫成五章》等。
大中四年(八五零)
三十八歲,在盧弘正手下工作。正月,李德裕去世。十一月,令狐綯作了宰相。詩作有《渾河中》等。
大中五年(八五一)
三十九歲,夏末,妻子死了。七月,東川節度使柳仲郢請他作書記。作《房中曲》、《王十二與畏之員外相訪見招小飲,時予以悼亡日近,不去,因寄》、《井絡》、《北禽》、《武侯廟古柏》等。
大中六年(八五二)
四十歲,在梓州柳仲郢手下作書記。作《杜工部蜀中離席》。
大中七年(八五三)
四十一歲,在梓州。十一月,編定《樊南生集》,作《初起》、《夜飲》、《二月二日》等。
大中八年(八五四)
四十二歲,在梓州,作《夜雨寄北》等。
大中九年(八五五)
四十三歲,在梓州。十一月,隨柳仲郢回到長安。作《無題》、《萬里風波》等。
大中十年(八五六)
四十四歲,在長安,經柳仲郢推薦,任鹽鐵推官。作《籌筆驛》、《重過聖女祠》、《寄酬兼呈畏之員外》等。
大中十一年(八五七)
四十五歲,任鹽鐵推官,到江東遊覽。作《正月崇讓宅》、《風雨》、《隋宮》、《詠史》、《北湖南埭》、《南朝》、《齊宮詞》等。
大中十二年(八五八)
四十六歲,辭去鹽鐵推官,回到鄭州,不久病逝。作《井泥》、《幽居冬暮》、《錦瑟》等。
匯 評
《新唐書》本傳
商隱初為文,瑰邁奇古,及在令狐楚府,楚本工章奏,因授其學。商隱儷偶長短,而繁縟過之。時溫庭筠、段成式俱用是相誇,號「三十六體」。
《彥周詩話》
李義山詩,字字鍛煉,用事婉約,仍多近體,唯有《韓碑》詩一首是古體。
《潛溪詩眼》
義山詩世人但稱其巧麗,至與溫庭筠齊名,蓋俗學只見其皮膚,其高情遠意,皆不識也。
《蔡寬夫詩話》
王荊公晚年亦喜稱義山詩,以為唐人知學老杜而得其藩籬,唯義山一人而已。……義山詩合處信有過人,若其用事深僻,語工而意不及,自是其短。
《石林詩話》
唐人學老杜,唯商隱一人而已,雖未盡造其妙,然精密華麗,亦自得其仿佛。
《歲寒堂詩話》
李義山、劉夢得、杜牧之三人,筆力不能相上下,大抵工律詩而不工古詩,七言尤工,五言微弱,雖有佳句,然不能如韋、柳、王、孟之高致也。
《韻語陽秋》
公(按指楊億)嘗論義山詩,以謂包蘊密緻,演繹平暢,味無窮而炙愈出,鎮彌堅而酌不竭,使學者少窺其一斑,若滌腸而洗骨。
《臞翁詩評》
李義山如百寶流蘇,千絲鐵網,綺密瑰妍,要非適用。
《瀛奎律髓》
義山詩感事托諷,運意深曲,佳處往往逼杜,非飛卿所可比肩。
元好問《論詩三十首》
望帝春心托杜鵑,佳人錦瑟怨華年。詩家總愛西昆好,獨恨無人作鄭箋。
袁桷《書湯西樓詩後》
玉溪生往學草堂詩,久而知其力不能逮,遂別為一體,然命意深切,用事精遠,非止於浮聲切響而已。
《唐才子傳》
商隱工詩,為文瑰邁奇古,辭難事隱,及從楚學儷偶長短,而繁縟過之。每屬綴多檢閱書冊,左右鱗次,號「獺祭魚」。而旨能感人,人謂其橫絕前後。
《木天禁語》
李商隱家數微密閑豔,學者不察,失於細碎。
《唐詩品匯》
元和後,律體屢變,其間有卓然成家者,皆自鳴所長。若李商隱之長於詠史……其造意幽深,律切精密,有出常情之外者。
《詩鏡總論》
李商隱七言律,氣韻香甘。唐季得此,所謂枇杷晚翠。
《詩鏡總論》
李商隱麗色閒情,雅道雖漓,亦一時之勝。
《詩源辨體》
商隱七言古,聲調婉媚,大半入詩餘矣。
《詩源辨體》
商隱律詩較古詩稍顯易,而七言為勝。
《詩源辨體》
商隱七言絕……較古、律豔情尤麗。
《唐詩評選》
義山詩寓意俱遠,以麗句影出,實自楚辭來。宋初諸人,得其衣被,遂使西昆與香奩並目。
錢謙益《注李義山詩集序》
義山之詩,宋初為詞館所宗,優人內燕,至於「撏扯商隱」之謔。元季作者懲西江學杜之弊,往往躋義山,祧少陵,流風迨國初未變。……少陵當雜種作逆,藩鎮不庭,疾聲怒號,如人之疾病而呼天呼父母也,其志直,其詞危。義山當南北水火,中外鉗結,若喑而欲言也,若饜而求寤也,不得不紆曲其指,誕謾其辭,婉孌托寄,讔謎連比,此亦風人之遐思,《小雅》之寄位也。
《漫堂說詩》
世之稱詩者,易言律,尤易言七言律。義山造意幽邃,感人尤深,學者皆宜尋味。
《義門讀書記》
義山五言出於庾開府,七言出於杜工部,不深究本源,未易領其佳處也。七言句法兼學夢得。
《義門讀書記》
晚唐中,牧之與義山俱學子美。然牧之豪健跌宕,而不免過於放……不如義山頓挫曲折,有聲有色,有情有味,所得為多。
吳喬《西昆發微序》
義山始雖取法少陵,而晚能規模屈、宋,優柔敦厚,為此道瑤草琪花。凡諸篇什,莫不深遠幽折,不易淺窺。
《圍爐詩話》
於李、杜、韓後,能別開生路、自成一家者,唯李義山一人。既欲自立,勢不得不行其心之所喜深奧之路。義山思路既自深奧,而其造句也,又不必使人知其意,故其詩七百年來知之者尚鮮也。高柄以為隱辭,又以為屬對精切,陸遊輩謂《無題》為豔情,楊孟載亦以豔情和之,能不使義山失笑九原乎?
《才調集補注》
引馮班語:王荊公言學杜當自義山入。余初得荊公此論,心不謂然,後讀《山谷集》,粗硬槎牙,殊不耐看,始知荊公此言正以救江兩派之病也。若從義山入,便都無此病。山谷用事瑣碎,更甚於昆體;然溫、李、楊、劉用事,皆有古法,比物連類,妥貼深穩。山谷疏硬,如食生物未化,如吳人作漢語,讀書不熟之病也。昆體諸人甚有壯偉可敬處,沈、宋不可也。
《古歡堂集雜著》
義山七律逐首擅場,特須鄭箋耳。蓋義山諸體之工,唐人實無出其右者,不獨七律也,又不獨香奩也。
《古歡堂集雜著》
義山(七絕)佳處不可思議,實為唐人之冠,一唱三弄,餘音嫋嫋,絕句之神境也。
《詩辯坻》
義山七絕,使事尖新,設色濃至,亦是能手。間作議論處,似胡曾《詠史》之類,開宋惡道。
《唐詩觀瀾集》
玉溪詠物,妙能體貼,時有佳句,在可解不可解之間。
朱鶴齡《箋注李義山詩集序》
唐至太和以後,閹人暴橫,黨禍蔓延。義山阨塞當塗,沉淪記室。其身危,則顯言不可而曲言之;其思苦,則莊語不可而謾語之。莫若瑤台璚宇、歌筵舞榭之間,言之可無罪,而聞之足以動。其《梓州吟》曰:「楚雨含情皆有托」,早已自下箋解矣。吾故為之說曰:義山之詩,乃風人之緒音,屈、宋之遺響,蓋得子美之深而變出之者也。豈徒以征事奧博、擷采妍華,與飛卿、柯古爭霸一時哉!
《柳亭詩話》
李義山、陸渭南皆祖述少陵者。李之蘊藉,陸之排奡,皆能寓變化於規矩之中。李去其靡、陸汰其粗,其於大曆、元和也何有?
葉燮《原詩》
李商隱七絕,寄託深而措詞婉,實可空百代無其匹也。
《唐詩別裁》
義山近體,襞績重重,長於諷諭,中有頓挫沉著可接武少陵者,故應為一大宗。後人以溫、李並稱,只取其穠麗相似,其實風骨各殊也。
《唐詩別裁》
義山長於風諭,工于徵引,唐人中另開一境。顧其中譏刺太深,往往失於輕薄。
《野鴻詩的》
人皆謂杜陵歿後,義山可為肖子。籲!何弗思之甚耶?彼之渾厚在作氣,此之渾厚在填事,彼之諷必指實,此之諷諭動涉虛;彼則意無不正,此則思無不邪。風馬之形,大相徑庭,奚待一一量較,而後知其偽哉!
《小澥草堂雜論詩》
李商隱詩,明暗參半。然欲取一人備晚唐之數,定在此君。
姚培謙《李義山七律會意例言》
唐自元和以後,五七言古體靡然不振,即義山亦非所長。至其七言律體,瓣香少陵,獨探秘鑰,晚唐人罕有其敵,讀者無僅與牧之、飛卿諸公同類而並觀之也。
姚培謙《李義山七律會意例言》
少陵七律,格法精深,而取勢最多奇變,此秘唯義山得之。其脫胎得髓處,開出後賢多少門戶!
馮浩《玉溪生詩集箋注》
發凡:義山遠追漢魏,近仿六朝,而後詣力所成,直于浣花翁可稱具體,細玩全集自見,毋專以七律為言。其終不如杜者,十之三學為之,十之七時為之也。
馮浩《玉溪生詩集箋注》
序:晚唐以李義山為巨擘,餘取而誦之,愛其設采繁豔,吐韻鏗鏘,結體森密,而旨趣之遙、深者未窺焉。
《歷代詩法》
玉溪詩綺密瑰妍,然首首生動,絕無板重之嫌,故令讀者不厭。
陳明善《唐八家詩鈔》
例言:義山詩高華典麗,音韻纏綿,宜荊公歎其善學老杜也。八叉同時,瞠乎後矣。
《四庫全書總目》
商隱詩與溫庭筠齊名,詞皆縟麗。然庭筠多綺羅脂粉之詞,而商隱感時傷事,尚頗得風人之旨。……自宋楊億、劉子儀等沿其流波,作《西昆酬唱集》,詩家遂有「西昆體」,致伶官有撏扯之譏,劉攽載之《中山詩話》,以為口實。元祐諸人起而矯之,終宋之世,作詩者不以為宗,胡仔《漁隱從話》至摘其《馬嵬》詩、《渾河中》詩詆為淺近。後江西一派漸流於生硬粗鄙,詩家又返而講溫、李。
《五七言今體詩鈔》
玉溪生雖晚出,而才力實為卓絕。七律佳者幾欲遠追拾遺,其次者猶足近掩劉、白。第以矯敝滑易,用思太過,而僻晦之敝又生。要不可不謂之詩中豪傑士矣。
《石洲詩話》
微婉頓挫,使人盪氣迴腸者,李義山也。自劉隨州而後,漸就平坦,無從睹此丰韻。七律則遠合杜陵,五律、七絕之妙則更深探樂府。晚唐自小杜而外,唯有玉溪耳,溫岐、韓偓何足比哉!
《讀雪山房唐詩序例》
善學少陵七言律,終唐之世,唯義山一人,胎息在神骨之間,不在形貌,《蜀中離席》一篇,轉非其至也。義山當朋黨傾危之際,獨能乃心王室,便是作詩根源。其《哭劉蕡》、《重有感》、《曲江》等詩,不減老杜憂時之作。組織太工,或為撏扯家藉口。然意理完足,神韻悠長,異時西毗諸公,未有能學而至者也。
《讀雪山房唐詩序例》
李義山用意深微,使事穩愜,直欲於前賢之外,另辟一奇。絕句秘藏,至是盡泄,後人更無可以展拓處也。
《射鷹樓詩話》
余極喜義山詩,非愛其用事繁縟,蓋其詩外有詩,寓意深而托興遠,其隱奧幽豔,於詩家別開一洞天,非時賢所能摸索也。
《東目館詩見》
玉溪專工近體,清峭中含感愴,用事婉約,學少陵得其藩籬者。後人近體必先從之入手。五言長律亦以溫麗芊綿勝。
《昭昧詹言》
愚謂七律除杜公、輞川兩正宗外,大曆十子、劉文房及由傅亦足稱宗,尚皆不及義山。義山別為一派,不可不精擇明辯。
《藝概•詩概》
詩有借色而無真色,雖藻繢實死灰耳。李義山卻是絢中有素。敖器之謂其「綺密瑰妍,要非適用」,豈盡然哉!至或因其《韓碑》一篇,遂疑氣骨與退之無二,則又非其質矣。
《峴傭說詩》
義山七律,得於少陵者深。故穠麗之中,時帶沉鬱。……飛卿華而不實,牧之俊而不雄,皆非此公敵手。
《峴傭說詩》
義山七絕以議論驅駕書卷,而神韻不乏,卓然有以自立,此體于詠史最宜。
《三唐詩品》
其源導漾吳、何,討瀾徐、庾。煉藻溫腴,寄情婉約,拾其香草,仍有內心。諸體相宣,七言專勝。本陳宮之新體,而離合生奇,自成高格。律詩纏綿頑豔,陸士衡所謂緣情綺麗,斯足當之。
圖片來源:網路
回顧 往期
李果青:江南早春的野花與遊蝶
朱光潛:有趣的靈魂都有靜氣
顧隨:宋詩說略|叁
李群玉:水寺煙霞賞對誰
王迪:管平湖先生的藝術生涯

关注儀庭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通乐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