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湖碎玉(一):楚克是什么?楚克好吃么?

作者:全频带阻塞干扰 / 公众号:AquaticPunk 发布时间:2018-05-06

黑暗无疆| 楚克是什么?楚克好吃么?
Truk Lagoon, 图片来自网络
下文由小宁 基于中国大陆创作共用协议3.0之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CC BY-NC-SA 3.0)编辑发布,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全频带阻塞干扰》经授权转载。
警告
本文内容针对军事历史爱好者或沉船技术潜水员。如您在阅读中出现胸闷、气短、嗜睡、精神萎靡、知觉狭窄等症状,请终止阅读,立即吸用纯氧15分钟/3次,并与您的医师联系。

楚克是什么?楚克好吃么?
楚克环礁,是美丽浩瀚的太平洋上一颗璀璨的明珠。璀璨的原因是在70多年以前,美军第58特混舰队的鬼斧神工,把日本帝国上好的舰船打造成了这个享誉世界的沉船潜水圣地。在我看来,楚克在全世界沉船集中潜点中足可以排在第4、5位,不过应某位技术潜水网红大咖写手的邀请,我还是跳过前边几处来直接打一打楚克的酱油。鉴于现在网上讲述楚克沉船的帖子数量庞大,但是大多却是以游记形式为主,略显简单且偶有小误。所以我在这个系列之后的每一篇文章里,将会选择1-2处富有价值的沉船,深度扒一扒它们的“前世“(历史)和“今生”(潜水攻略)。
正如网上常被提及的那样,楚克环礁在二战时曾经是日本海军最重要的前进基地之一,联合舰队司令本部就曾一度设置在楚克的夏岛(今托诺瓦斯岛,Dublon)。那么既然这样,为什么今天楚克泻湖内的沉船还都是以商船和辅助船只为主呢?这些船只为什么会沉没在现在的位置?曾经驻泊在此的军舰去了哪里?今天这些沉船的保存又遇到了什么样的挑战呢?

笔者在google map截屏上草绘的日本占领期间楚克环礁地图

笔者在google map截屏上草绘的日本占领时期楚克核心区域地图
第二次世界大战进行到了1944年初,日本在太平洋上的岛屿、基地已经基本沦为了摆在美军面前待翻的牌子,但是美军最中意的恐怕还是非战舰云集的楚克环礁莫数了。不过美军的心思早就被老谋深算的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古贺峰一海军大将看穿!经过古贺的一番运筹帷幄,联合舰队“守护皇国披靡四方”的“真铁のその舰”们就果断采用了三十六计中的上策——“走”!并且还很有骑士风度的把一众速度缓慢、战斗力低下的辅助、输送船只排在了“断后”的位置上。今天我们可以说,联合舰队主力提前从楚克逃脱,是楚克人民和广大沉船爱好者的沉痛损失。试想一下如果今天50米深的泻湖里沉着一艘超级战列舰“大和”,再配上两艘IJN的航母,那会是何等的风光!

1943年驻泊在楚克泻湖中的超级战列舰“大和”、“武藏”。来源:Colorized Photo
古贺料到了美军进攻,却没料到美军来得如此迅速。联合舰队的主力军舰刚刚撤离不久,美军第58特混编队的7艘舰队航空母舰就在1944年2月17和18日对楚克进行了代号为“冰雹行动”(Operation Hailstone)的3次大规模空袭。当时楚克泻湖中的联合舰队锚地已经只剩下一些辅助舰船,但是旁边以工作舰“明石”(Akashi)为中心的维修锚地依然停泊了大量等待维修的船只。“明石”号本身也极具战略意义。正是因为她的存在,太平洋战场上日军战伤的舰船才不需要长途跋涉返回日本本土维修。与维修锚地隔着夏岛相望的是负责警戒楚克基地的第四舰队锚地,当时这里停泊除了数量不多的中、小型军舰外,也是以辅助船只为主。在第四舰队锚地的南方,是日军第六舰队锚地,第六舰队是一支纯潜水艇舰队,指挥了当时日本海军大多数潜艇。

工作舰“明石”正在维修一艘阳炎型驱逐舰。来源:野上隼夫油画
与日本航空兵提前30分左右得知美军飞机来袭不同,锚地中的日本舰船直到空袭开始都没有得到任何警报。反应迅速的船舰迅速起锚,分头向出入泻湖的几处水道逃窜。而绝大多数运输船则完全来不及反应,除了少数挣扎的比较激烈的受害者以外,大多都乖乖的永远睡在了她们的锚位上。美军还特别关照了泻湖北部几个主要出入口的方向。向这里出逃的舰船多数也都遭到了灭顶之灾,其中就包括了已经驶出了楚克环礁的巡洋舰“那珂”(Naka)以及沉没在泻湖内的驱逐舰“文月”(Fumitzuki)等。由于美军疏忽了不易航行的南水道,导致从这个方向出逃的工作舰“明石”、大型水上飞机母舰“秋津洲”(Akitsushima)、祥瑞驱逐舰之一的“时雨”(Shigure)等都得以逃脱。

小贴士:
不过“秋津洲”这艘全世界唯一的大型水上飞机母舰虽然在楚克大难不死,6个月之后还是在菲律宾科隆湾很有“后福”的被同一支美军舰队安顿了下来,做了当地沉船潜水行业响当当的金字招牌。故此有后人评曰“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美军飞行员拍下的楚克空袭现场。来源:美国海军网站
相对而言,第六舰队麾下的潜艇受到空袭的伤害很小。大部分潜艇都下潜躲过了空袭,只有倒了霉的“伊百六九”号(I-169)在紧急下潜时居然手忙脚乱的自沉了。但是第六舰队所属的水面舰只运气就没有这么好了。特设潜艇母舰“平安丸”(Heian Maru)和原旗舰“香取”(Katori)号巡洋舰都毫不意外的被送进了海底。

小贴士:
第六舰队原旗舰“香取”(Katori)号巡洋舰本来已经与驱逐舰“野分”(Nowaki)、“舞风”(Maikaze)、特设巡洋舰“赤城丸”(Akagi Maru)一起逃出了楚克泻湖,结果却因为轮机受损失去了动力。美军发现了这队瘸腿火鸡之后,无所事事的第50.9护航编队便立刻扑了上去。日军三大祥瑞之一的驱逐舰“野分”见势不妙立刻逃之夭夭。剩下的三艘军舰就在近距绝望的被美军“新泽西”号战列舰(USS New Jersey, BB-62)上的406毫米巨炮一块块撕成了碎片。面对海面上留下的数百名挣扎呼救的落水日军,美国官兵则立即采取了“悠闲观望”的措施,并在舰队官方纪录中对于无法救助这些落水者表示了深深的遗憾。就这样,在美军的好意成全下,几百名日军身体力行的体验了他们在日本海军歌《军舰进行曲》中经常唱的歌词:“将行于海,尸随浪迹漂海面。....... 吾为君皇亡,死而当无憾。”

日本杂志封面,描绘了巡洋舰“香取”和“第二十六号”猎潜艇正在逃离楚克环礁。来源:Marine Art 216
楚克空袭的最后一位受害者是空袭的第二天从北水道驶入楚克泻湖的驱逐舰“追风”(Oite)。“追风” 原本躲在楚克环礁外。误以为空袭已经结束,这艘本来仅有120名乘员的小小驱逐舰满载了早前捞起的540多名落水者步履蹒跚的开回了泻湖,结果正赶上美军最后一轮空袭。超载了将近500%的“追风”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被一枚鱼雷炸飞了整个舰艏,瞬间沉没。挤了满满一军舰的“幸存者”们最后竟然没有一个真正幸存下来。
持续了两天的空袭,给了日寇当头一棒,有力的保证了晋察冀边区…… 不对,是密克罗尼西亚地区盟军的安全。在空袭中,泻湖内近50艘日本辅助、输送船只中的31艘被击沉,另外9艘被重创(不同标准的统计数量略有出入)。其中包括当时著名的由豪华游轮改造的特设输送舰“爱国丸“(Aikoku Maru)、载有坦克、飞机、火炮等物资的日丰丸(Nippo Maru)和桑港丸(San Francisco Maru)等船。日军也在空袭中被击沉8艘主战军舰、伤6艘。陆、海军各型飞机损失超过250架。同时由于港内重要的设施被摧毁殆尽,使得楚克丧失了作为一处海军基地的基本功能,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都无法继续构成有效的威胁。

小贴士:
楚克空袭给日本海军造成的打击甚大,以至于日军在内部将其称为“海军丁事件“,与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被击毙(海军甲事件)和续任司令官古贺峰一坠机、参谋长福留繁被游击队俘虏(海军乙事件)相提并论。
二战之后楚克的沉船度过了一段默默无闻的日子。直到1971年“水肺”之父、法国海洋学家、摄影师雅揆士-伊夫·库斯托(Jacques Cousteau)拍摄的纪录片《Lagoon of Lost Ships》将她们重新展现在世人面前。这部纪录片作为《The Undersea World of Jacques Cousteau》系列的第14集在BBC、ABC、Métromédia和NBC播出,引起了巨大轰动,也从此奠定了楚克沉船潜水胜地的名声。

探索楚克沉船。来源:Pete Meseey
今天,虽然已经在水下长眠了70多年,楚克的沉船还是不可避免的受到了诸多威胁。讽刺的是,这些被联合国认定的“受保护的日本战争公墓”首先受到了来自日本政府的威胁。日本政府认为这些沉船属于日本的财产和遗物,因此应当进行打捞并“物归原主”。而楚克政府则坚决抵制了日本的多次要求。楚克人担心一旦这些沉船被打捞,那么并不富裕楚克将彻底失去它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每年由前来祭拜的日本“战殁遗族”们,以及来自全世界的沉船潜水爱好者们所创造的可观的旅游业收入。
当然,沉船本身的的老化也一直是威胁她们的一个重要因素。经过70多年的海水浸泡,所有的沉船都出现了严重的腐蚀甚至结构坍塌的问题。这些问题在富士川丸(Fujikawa Maru)、山鬼山丸(Sankisan Maru)等深度较浅、潜水员活动较多的沉船里更为明显。因为开放式水肺潜水呼出的气泡加速了沉船的锈蚀速度。很有可能,楚克的沉船真的就只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沉船了。
2011年,澳大利亚电视节目《Foreign Correspondent》语出惊人的声称楚克沉船中携带有大量燃油,一旦因为船体腐蚀而泄露将可能造成“人类历史上最重大的生态灾难”。因此主张在问题发生之前就主动清除这些“生态炸弹”。不过这一观点并没有获得大多数人认同,因为一般认为鉴于1944日本海军燃油资源高度紧张的情况,这些舰船只可能携弹很少量的燃料,加上数十年的缓慢流失,剩下的燃油已经远远不足以对环境构成严重威胁。
最后,就跟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样,偷盗也是威胁楚克沉船的一大因素。不过与东南亚野蛮的将整艘战舰连同里边的遗骨连夜捞起,偷卖废铁不同。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楚克沉船上的偷盗主要针对的是那些遗留的爆炸物。包括日丰丸和桑港丸货舱中原本满载的大量水雷现在都已经几乎完全没了踪影。不法分子利用这些爆炸物中密封的炸药来非法进行炸鱼活动。这些行为不但破坏了沉船本身,也严重影响了水下环境甚至极为偶尔的威胁到游客安全。楚克政府越来越意识到偷盗火药非法炸鱼的严重影响,但是由于警力薄弱,至今还没能完全杜绝这一问题。
楚克的沉船从历史中走来,给我们带来直接触摸那些惊心动魄历史瞬间的难得机会。但是它们还能再走下去多远?这是留给我们这一代人的选择。
- 未完待续 -
下周同一时间敬请期待
平湖碎玉(二):潜入楚克,沉船潜水盛宴的菜单
届时将为您介绍楚克潜水活动的概况,以及一份包含楚克所有已知沉船的列表和简介。
想知道小宁心目中第一第二的沉船潜点嘛?
劝你快点扫描下面二维码
去“小宁的酱油工厂”佛系打酱油
别再浪费时间啦

关注全频带阻塞干扰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通乐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