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期间陨落的京剧大师

作者:看京剧 / 公众号:jingju266 发布时间:2018-08-01

向上滚动浏览全文↑↑
“文革”京剧名人到底有多少惨遭迫害,受迫害的情事如何?就我所知,至今并无专著或专文披露,也无人在作专题调查。我只能根据可靠的传闻、朋友提供的资料以及出版物中零星提到的回忆,写个综述,或称编撰,无论如何只配称拾零。
京剧界四大须生京剧界四大须生有两种提法(评选结果):(一)马、谭、杨、奚;(二)马、谭、杨、周。故若称五大须生就无争议。杨宝森1958年病逝。
谭富英1977年病故,受迫害事不详。
马连良,1965年已被江青赶出北京京剧团,主因是马演《海瑞罢官》,有犯龙颜。“文革”一起,马便被打成“汉奸”、“戏霸”。红卫兵抄马先生家,洗劫一切古董、文物和有价值物品。马先生有一翡翠古董。马先生生告诉红卫兵,那是无价之宝,央求切莫损坏。红卫兵仍然將翡翠宝物摔个粉碎。抄家后,马先生被关押在北京中和剧院休息厅用景片隔成的小室內,時常被揪出批斗。凌辱和恐怖把马先生吓得人体浮肿、不能进食。1966年12月16日马先生含冤去世,時年66岁。
奚啸伯,1957年被打成大右派,被逐出北京。“文革”初,奚先生自知难逃被打成“反革命”的厄运,对他所领的石家庄京剧团的一些属下说:“你们別顾我,我老右派反正跑不了,你们都拉家带口,顶不住,有什么事便往我身上推就行了。他们问我什么我都承认。”奚啸伯真的这么做了,所以他的“問題”永远也交代不清了。奚先生终被迫害得半身不遂。1976年,奚的大弟子欧阳中石从北京去探望奚师,奚将孙子奚中路(现上海京剧院著名武生)托给欧阳,奚啸伯乘兴想唱一段,琴师过门拉完,奚先生一字不出,再试亦然,他苦笑着说:“真的不会唱了。”(参见欧阳中石:《京剧艺术家奚啸伯先生艺史漫录》)1977年12月奚啸伯逝世,享年67岁。周信芳曾抵制江青的胡作非为,在上海京剧院党总支会议上批评江青让剧团停止演出,单打一地排“样板戏”,耗资人民币几十万,指责这是“劳民伤财”、“耽误演员的青春”。1965年11月,江青、张春桥和姚文元便向周信芳发动报复,在《文汇报》上连篇累牍批判周信芳上演的《海瑞上疏》,上纲上线为“反党、反社会主义”。“文革”刚起,周信芳与儿子周少麟(现居美国)就被扣在京剧院交待问题。红卫兵则直冲周宅,用砖头石块砸家养的警犬,用军用的皮带抽打儿媳敏祯,揪住孙女玫玫要给她剪牛鬼头示众。敏祯被打昏,玫玫被吓疯。1967年初,周信芳被押在高架电线修理车上游街示众。我是在南京路上亲见周先生被反剪双臂挂牌示众的,状况非常惨,非常惨,“鼻孔里,嘴角上,都流着血,头发被紧紧揪住,脸青一块紫一块的。”(引自沈鸿鑫、何国栋﹕《周信芳传》第276页)周夫人裘丽琳被造反派抓去打得皮开肉绽,终于卧床不起。1968年,张春桥亲自批捕了周信芳。接着,又抄周家,并拘捕周少麟。1969年周氏父子获释,但周夫人已被迫害致死,沒能见上最后一面不算,连死讯都不知道。1970年,周少麟因说了江青就是电影演员蓝苹这样一句真话,就被判5年徒刑,解往安徽劳改营。1974年,周信芳被正式戴上“反革命”帽子,交群众监督。1975年3月8日含冤逝世终年80岁。另有著名老生兼武生李少春,还是“一位京剧现代戏功臣,却在10年浩劫中橫遭迫害,终于1975年赉志以殁,时年仅56岁”。(引自《中国京剧史》中卷第576页)著名老生票友、著名戏曲理论家张伯驹,1957年被打为右派,“文革”被按现行反革命论处,幸不死,得见江青之流下场,后获平反,1982年作古。京剧界四大名旦四大名旦是梅兰芳、程砚秋、荀慧生、尚小云。程砚秋1958年病故。梅兰芳1961年病逝。这兩位大师真“幸福”,遇不上“文革”。荀慧生于1966年8月23日被押往北京孔庙,与老舍、萧军等作家一起被罚跪着焚烧戏服,并受鞭笞。对他来说,揪斗和毒打是家常便饭。后被解往京郊的沙河农场,做起负载的原始体力劳动。68年12月下旬的一天,荀实在支撐不住,倒卧冰天雪地,无人理会,“达4小時之久”。(引自张伟君﹕《荀慧生传略》),终于12月26日气绝,年68岁。陝西省京剧院院长尚小云“文革”中连连挨斗。“有一次,他被4个人揪往四肢,像扔件东西一样地扔上大卡车游街示众。回來时又被人一脚从车上踢下來。他一人每天要用小车清除八栋楼的垃圾。”(引自尚长春:《尚小云与荣春社》)该时期,尚家被封查,只带出三口人的碗筷,每月领得总共36块人民币,度日如年,比乞丐都不如。后尚先生双目失明,于76年身亡。徐碧云名声不如四大名旦,但实力雄厚,文武昆乱不挡,不仅長长于旦角,也擅演小生,还是一位卓越的京剧教师。他在“文革”时被打成“反动文艺黑线骨干”和“反动艺术权威”,“1971年终被\\'四人幫’迫害而死”(《中国京剧史》中卷第669页)。黃玉麟是二、三十年代著名旦角,1956年起为上海戏曲学校教师,“文革”中“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中国京剧史》中卷第701页),1968年引恨九泉。言慧珠是梅兰芳最得意的高足。她天生丽质,又善创造美,擅反串其父言菊朋的言派老生戏,主演过电影,组建过言慧珠京剧团,后为上海戏曲学校副校長。66年,戏校大字报铺天盖地冲她而來,玷污她人格,兜出她隐私。言慧珠不堪侮辱上吊自寻短见,其时47岁。梅派传人杨畹农,上海戏曲学校教师,“文革”初被迫跳楼自杀。他的得意弟子张君屏女士毅然不顾造反派威胁,经理其丧事。文革后,调入上海京剧院,目睹心伤,以痛失恩师兼伯兄之故,绝意息影舞台,時年仅40岁。(引自老朋发来电子邮件忆张君屏《绝句九首》注文)大师、名角……俞振飞曾任暨南大学讲师,昆曲大师、京剧著名儒雅小生,擅吹笛,精书画,上海戏曲学校校长。“文革”遭批斗,被罚劳动达10年之久。最著名的铜锤花脸裘盛戎,“文革”遭残酷折磨,1971年逝,56岁。著名武生盖叫天、白玉昆、刘宫阳等“文革”均遭灾甚深。特別是盖老“文革”开始时已年73岁,一身好武艺而无法自卫,惨遭红卫兵欺凌。盖、白两位均在“文革”中被害死。京胡琴师之王杨宝忠,兼擅小提琴和钢琴,早年以小提琴奏中国民乐《梅花三弄》被美国胜利唱片公司灌制,畅销全国。“文革”时,杨宝忠身染重病,回北京就医,被天津戏校造反派“劫持回津,囚于斗室。天寒腹空,竟至冻饿而死!”(引自杨晓雄:《杨宝森先生其艺其人》)杨宝忠是杨宝森的大哥。“江南第一名丑”刘斌昆,握有其师秘传剧本870出,其中400出是丑行剧本。刘先生的珍藏古本“文革”中全被毀了。让人痛断肝肠的拾零拾零至此,已够让人痛断肝肠。现在的青年人恐对中国最恐怖的往事知之不多。我们这些过来人,实早已司空见惯。但愿过来人不因曾司空见惯而麻木。有多少受迫害者,也许就有多得多的做迫害者。可叹,忏悔录何其罕见!

关注看京剧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通乐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