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武有力的战士(中)

作者:益世评论 / 公众号:yanggod_223 发布时间:2018-12-06

有句话说:“学了二十多年的对错,却发现现实只讲输赢。”但我要明辨对错,不管输赢。
古代有《四书》,《四书》开篇就是《大学》,《大学》首句便讲:“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里解释道:“大学者,大人之学也;明,明之也;明德者,人之所得乎天,而虚灵不昧,以具众理而应万事者也。但为气禀所拘,人欲所蔽,则有时而昏。然其本体之明,则有未尝息者,故学者当因其所发而遂明之,以得其初也;新者,革其旧之谓也,言既自明其明德,又当推以及人,使之亦有以去其旧染之污也;止者,必至于是而不迁之意;至善,则事理当然之极也。言明明德新民,皆当至于至善之地而不迁,盖必其有以盖夫天理之极,而无一毫人欲之私也。”
朱熹解释不是太难理解,私解简述如下:人本明德,得天而来,心神志向,清爽不昧,是据天下众理应对世间万事的本事。但是,上天所赐的明德,却常为人本能局限,为人欲望蒙蔽,故经常现出奢迷昏庸来。即使这样,人类天性中的明德,却从来没有停息死灭。所以人要常常发掘自己的天性明德,使之巨明,复原其初状态。朱熹指说,明道、伊川解“亲’为‘新’。因此,人要革除自身旧习,并要推己及人,让人均能去除旧染,更新生命,命成为新。明德新民就是未染之境,是人止是而不迁的至善之境。所以,达致至善,护守明德,常新生命,谓大人之学。
上几段,全为赶赶当下中国教会大谈”中国化“的时髦,假如人心真能按“明德,亲民,至善”此节奏,”中国化‘倒不是不可以谈,因这天主教灵修同样在讲《七克》。不过,时下正处在克林姆林宫的冬天,总让人嗅出一种拿文化强奸宗教的味道来。刘亚伟(独立学者)说:“所谓传统国学,在历史上无非是为皇权专制张扬了道统的名义。而当下的国学热,充其量不过是一场打着文化复兴旗号的政商野合。”所以,目前所讲的传统优秀文化实在是不足以论道。
《中庸》讲:“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为人,到底是要先讲究对错,还是只争输赢?关键问题就在这里,对错在乎真理,输赢在于理利。今天已是弃真无理,横行霸道。
有人找我聊《协议》,我说,已经无话可以谈,因为,假如只在乎输赢,便会丧失真理的全部意义,而这意义恰恰是根植在教会本质——耶稣就是真理——内。《协议》目的既是牧灵,而牧灵目标是要人在真理内生活。如果损害了真理,那么就是损害了牧灵。
《孔武有力的战士上》写完后,有老师认为这样写过于冒失;有神父说,至少沙神父不是剑客;还有学者强调:中国教会从来都只是一个教会,根本不是裂教。这种种意见真让我犯难,倒不是说我不能听取读者意见,而是我对自己所谈的确实没有信心。其实各种问题都清楚的不能再清楚,教会在中国社会里过分弱势卑微的存在着,常经验各种政治修理。为真理作证的声音本是应该站在屋顶大声音宣扬,也就是人点灯应该放在灯台上。但是为了尽量不惹麻烦,教会会把意见常隐藏起来。而且政治说什么,教会就配合什么,如此勉为其难,只是为给福传留一点点自由空间。为争取这点所谓的自由空间,现已经赔上所有。
教会的使命与教会的架构在陈枢机新书中占有很大篇幅,因为,教会总试图让人能真正理解自己。
陈枢机在论到教会架构时说:””宣讲福音、要理讲授、爱德事业、礼仪和敬拜活动,以及和各牧灵的选择,这些重要的事情,是由主教和司铎去带领的。……教会的任务不能接受外来的干预,这些都是教会的事情,不会交给别人。……有人会疑问:教友可以代替神父,那么国内的一些非圣职的,甚至是没有受洗的外教人、无神论者、国家机构的人,如果他们代替教会控制和决策教会的事,怎么样?那当然不对了,这会形成一个错误的教会观。教宗和主教的职分亦因此被贬抑了。“(参见《为了熙雍,我决不缄默》中56、57)
在拣选宗徒这事上,圣史马尔谷是这样记述的:“耶稣上了山,把自己想要的人召来,他们便来到他面前,他就选定了十二人,(并称他们为宗徒),为同他常在一起,并派遣他们去宣讲,具有驱魔的权柄。(谷3:13-16)”这三节经文里有几个重点:第一是耶稣自己想要的人;第二是他选定了十二个人;第三是为(叫他们)同他常在一起;第四是派遣他们到普天下宣讲。所以,《宗徒大事录中》宗徒们在选拔七位执事时伯多禄的发言正说明当时宗徒们对自己职务的理解:“让我们放弃天主的圣言……至于我们,我们要专务祈祷,并为真道服役。”(宗6:2-4)
可见,“为真道服役”在第一代宗徒身上就已经成了大公教会的使命。
陈枢机谈到“教会使命”时说:“前面讲教会使命时,重点在于‘宣讲’一些耶稣带来的新的精神价值,这里再次强调教会的使命,直接讲两个字:就是‘真理’。“
他接着写道:”教宗说的很清楚,‘真理和友爱是支撑教友团体的两大支柱’,所以爱的教会也是真理的教会。教会要忠于耶稣交给他的门徒的福音,使天主子女的家庭能够真正合一与和平,就需要有人在真理中保护这家庭,能够维持它的统一,继续发展下去。这就是宗徒们蒙召履行的职务:保障教会始终生活在基督赐予的真理内,基督给我们在真理中合一。当然爱是非常重要,但爱的基础是真理,因为知道我们是谁,我们才相亲相爱,所以说从真理‘产生爱的能力。而宗徒们的角色是教会真理宝库的护卫者和见证人。为了爱德有服务,便要在真理上面打好基础。”(参见《为了熙雍,我决不缄默》,56页)
在另一处,陈枢机叙述《牧函》里对有关“教会使命”,教宗本笃所着重强调的。之所以是着重强调,是因为具有现代性:“新时代、新福传是主教的职分,主教面对一个大问题是相对论,也就是主观论。相对论即是说,没有真理的,一切都是观点与角度,很主观,人人按自己的思考就对了。这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教宗提醒主教们,要尽心并善用资源去培训神职人员。”(57页)
陈枢机又说:“接着有一句话非常重要:为主教来说,基督即是一切。在教会中,主教就是代表耶稣基督。主教要建设教会,活得像天主的家庭。耶稣是我们的家长,祂是看不见的,可以看得见的是主教。”(参见《为了熙雍,我决不缄默》,57页)
目前中国教会在主教层面似乎已被击的七零八落。所以陈枢机强调说:“我们的教会是耶稣建立而交给宗徒,从宗徒传下来,所以是一个教会,虽然地方的主教是合一的基础,但是,在教区里一定要有教宗和全世界的主教团存在,这样才是真正的教会。若果不是这样,这根本不是天主教。”(58页)
写到这里,突然觉得,是普通信友在日常生活里对天主的信仰坚持成了今天中国教会的真正支撑。
有教友给我分享道:
“昨天进堂回家等车时,和骆姨说了几句话。很佩服老人们,不止是她一位,坚持每天进堂的老人们都是。我想早上四点多钟,走在冬天漆黑的马路上的老人们,可能都是奔着一个目标:天主的圣殿吧!
骆姨说:必须天天来,有两天不来就坏了。
从五分钱车票一直坐到车票免费,司机都说:老太太真行,我开车都多少年了。
让我想起以前老妈进堂所坐的公交车,早五点第一班车,车上基本都是教友,到一中站,司机师傅会主动把车停到离堂最近的地方,为方便教友们,这才是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司机方便了教友,教友为他祈祷平安。我想这也是一种传福音吧。真心希望老人们这种追随耶稣的脚印能指示给更多的年轻人,引领着大家走向主的羊栈。”
是呀!在中国有多少天天这样坚持进教堂恭敬天主的普通教友啊,正是他们对天主的信仰,对教会的热爱,对主教的服从让中国教会在普世教会里仍保持着活泼的信仰见证。哪怕这些活泼的信仰见证有时被不恰当的利用过!
但是,这诸多活泼的信仰见证实在正每天不断地成为治愈中国教会创伤的良药。正是愿意在真理内生活的普通信友支持着他们的主教在信仰的道路上继续引导他们在大公教会内迈向耶稣基督。

关注益世评论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通乐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