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神庙?这样的逆袭太精彩!

作者:麻辣春哥 / 公众号:qcsaying 发布时间:2019-07-25


01
七八月份的天气,肆意的让人有些措不及防,前一刻还是艳阳高照的晴天,眨眼间便成了乌云密布的阴天,黑沉沉的乌云压在头顶,有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山间古道上,一队游玩的游人见此情形,队伍瞬间慌乱,所有人都焦急地看向周围,试图在狂风暴雨来临之际寻找一处躲避的地方。
“呵,要下雨了啊!”
一名面目清秀的少年抬头,茫然看了眼变化的天气,脸上一片麻木。
与周边慌乱的游人相比,少年对即将到来的风雨,似乎并不在意,向着天云山的山顶一步步爬去。
有人无意中看到行为古怪的少年,喊了几句不起作用后,便索性不去管,寻找着可以避雨的地方。
在这人与人关系日渐疏远的世界,每个人都为自己打算,哪有时间去顾及他人,喊一句已经算是心地不错了,何况青春期的少年,性子总有些叛逆,劝阻不成不说,说不得还会被说成是多管闲事。
天际黑云翻卷,雷蛇串走,狂风从四面八方刮起,一场大风雨,即将来袭。
一道贯穿天地的雷霆后,雨点开始打下,眨眼时间雨雾便迷蒙了整个天地。
少年一个人走在雨中,任豆大的雨点打在身上,浑然不觉。
“我陈南,真的就那么不堪?”
嘴中低声呢喃着,少年眼中露出复杂的痛苦之色,渐渐爬上了山顶。
陈南是天城学院的学生,今年读大二,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这个年纪的少年,总有各种浪漫的幻想,幻想纯洁的爱情,幻想美好的未来,但残酷的现实总是会慢慢教会他们什么才是真实。
很不幸,陈南便是其中一个被现实残酷教训的少年。
花了一年多时间,苦苦追求的女孩,眨眼便投入他人怀抱,换成任何一个涉世不深的少年都无法接受。
陈南依稀记得自己当时撕心裂肺质问的声音:“为什么?”
“他比你有钱,比你学习好,比你有未来,比你更会疼人……你虽然是个很好的人,可我看不到希望,你不适合我……”
想起女孩冷漠的解释,陈南心头针扎般疼痛,脸色惨白一片,几欲无法呼吸。
良久,陈南才缓过劲来,抹掉脸上的雨水,忍不住仰天咆哮:“去一边的好人,老子不稀罕!”
天云山,是陈南脚下这座山的名字,离天城学院不远,平时闲暇的时候,很多学生都喜欢来这里爬山。
宣泄一番后,陈南心情舒畅了一些,没有在南面多停留,径直走向东边。
天云山南面是天城学院的方向,以陈南此时此刻的心情,不太适合观望那片藏着他伤心的地方。
所谓的因为一个人恨上一座城,便大概是这么个心情吧,陈南苦涩地想着,虽然他并不恨天城学院,只是暂时不想看那个伤心地而已。
不知不觉中,陈南已来到了天云山东面,天云山并不大,从南到东,走个十几分钟也就过来了。
大雨依旧在下,天上的雷声一道接着一道,不知是不是错觉,陈南总觉的今天雷声太频繁了点,难道是山头的缘故,会不会劈到自己身上?
冰冷的雨水帮助陈南恢复了应有的理智,看着头顶似乎并没多少距离的雷云,他脸色微微变化。
一想到自己竟然冒雨爬上山头,还随时有被闪电劈中的风险,他就一阵后悔,不就失个恋么,至于吗?
“轰隆!”
陈南正想着,天上雷云似乎为了回应他,一声巨响后,一道闪电猛然劈落到了他百多米的地方。
“这……”
刺眼的光芒过后,渐渐露出陈南有些苍白的面孔,在天地之威面前,由不得他不变色。
望着远处那散发袅袅黑烟,深达数尺的大坑,在忌惮的同时,陈南忍不住骂了一句。
自己怎么就傻乎乎的跑山上了,偏偏还赶上雷雨天,这不找死来了么!
恨恨骂了自己一句,看了眼雷云内隐隐闪烁的亮光,陈南不敢再停留,打算立即下山,谁知道下一道闪电会不会劈到自己身上。
“呜呜……李惊……呜……王八蛋!”
就在陈南要离开的时刻,一道断断续续的呜咽声透过雷雨声,忽然传入他的耳中。
有人?
陈南一愣,脸色微有古怪,这种天气除了失恋的自己,还有人也来山上?
听声音是个女孩,声音还蛮好听。
这哪个傻丫头了,二的程度和自己有的一拼。
倒不是陈南没往别的方面想,比如灵异事件,女鬼什么的,而是这大白天的,电闪雷鸣,有女鬼哪敢出来,不都说鬼物会畏惧雷电么?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透过雨幕,陈南很快发现了山边站着的一道模糊身影。
在陈南看去的时候,模糊身影一边抽泣着,一边往山边挪动,似乎打算轻生。
救,还是不救?
犹豫了一瞬,陈南就做出决定,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自己这个社会主义好少年怎能见死不救?
反正天上闪电也不见得会劈到自己身上,要劈也不差这一会。
“同学,你妈喊你回家吃饭呢!”
一声大吼后,陈南脚步在地面一蹬,如箭般窜到模糊身影身后,在对方愕然回头的时候,紧紧抓住了对方的手臂。
竟然还是个美女!
看着女孩精致的容颜,陈南脸上露出隐隐的笑意,能救人一命,还是个绝色美女,他还是很高兴的。
然而下一刻,他却发现被他抓着的女孩,脸上表情渐渐从惊愕化作惊恐,同时他发觉自己所在的世界瞬间大亮起来。
猛然间意识到什么,陈南脸色刹那变得惨白,艰难扭头。
意识模糊的最后时刻,他看到一道巨大闪电占据了自己的视线,将自己和身后的女孩一起淹没。
……
黑暗的世界,孤寂而永恒,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陈南有点无语,想不到自己会这么死掉,怕什么偏偏就会发生什么,在救女孩的时候,他就考虑过闪电会不会在那个时候劈过来,结果还真劈过来了,这算怎么回事啊,难道自己有预言的天赋?
想不到死了是这种感觉,还可以进行思考,莫非灵魂是存在的?
“好疼!”
一道低微的轻呼声响起,陈南愣了一愣,忽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刚才的感觉那么真实,就和真的一般,按理说就算有灵魂存在,也不该体验感都一模一样,再者根据他的理解,灵魂怎么着也是虚体,怎么这么真实?
带着强烈的好奇,陈南使劲睁开眼睛,第一眼便看到了横在嘴边的一条胳膊。
“这……”
呃,女孩,等等。
陈南忽然想起了昏迷前的一幕,莫不成没死?
可闪电明明劈中了自己呀!
此刻女孩的胳膊依旧放在陈南边上,上面淡淡的温度告诉陈南,一切并不是梦。
喜悦瞬时冲上陈南心头,原来没死,还活的好好的。
没有什么比明知必死,却发现还活着来的幸福,陈南此刻就被浓浓的幸福感淹没。
一会后,陈南渐渐冷静下来,这才发现自己旁边的姑娘,大概十八九岁年纪,长得眉目如画,此时正秀眉微蹙,乌黑如墨的眼珠狠狠怒视着他。
02
“姑娘,我……”
“可不可以先起来?”
陈南愕然,这才发现两人一直躺在地上。
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笑容,陈南单手在地上一撑,扶着女孩坐了起来。
“那个,我……”
望着脸色有些羞红的女孩,陈南开口解释,哪怕和之前追求过的女孩,也从没有这么近距离过,这让他心里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多谢你救我一命!”
不想和陈南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女孩深深吸了口气,打断陈南的话,聪明地选择了绕开话题,从地上站起。
“我叫诗萱萱,你呢?”
“陈南!”
“再次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诗萱萱郑重弯腰行了一礼,态度很陈恳。
陈南自知理亏,忙赔笑摆手道:“随手之劳,不用谢的,倒是我不不好意思……”
“没事的,我的命都是你救的!”
见陈南态度还算可以,诗萱萱嫣然笑出声,和救命之恩相比,其他都是小事,就姑且不计较吧!
陈南微笑点头,诗萱萱给他的第一印象知书达理,性格还略带点豪爽,属于可以接受的范畴。
抬头看了眼天色,陈南吸了口清新的空气,笑着出声:“美女,走吧,太阳马上落山了,咱还是走吧。”
诗萱萱微愣,脸上渐渐露出灿烂的笑意,那一刹那,两人间的关系似乎瞬间拉进不少。
“咯咯!”
看着陈南的囧样,诗萱萱发出清脆的笑声,如银铃般悦耳动听。
“陈南,有没觉得今天空气特别清新!”
下山的路上,诗萱萱忽然问陈南,两人最终没能在山上,天黑前爬下了天云山。
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山路有些滑,两人多费了点功夫,好在有惊无险。
“是有点,刚下过雨的缘故吧,没什么稀奇!”陈南不在意地摆摆手,并没放在心上。
“直觉告诉我,没那么简单!”
诗萱萱固执地摇头,不赞成陈南的观点。
“神奇的女人第六感,哈哈!”
陈南无所谓地耸耸肩,也没去与诗萱萱争个谁是谁非,那话怎么说来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敢和女人争,只会是自找苦吃。
陈南相信,古圣人是不会骗他的!
“哼,怪不得追不到女朋友!”
听到陈南的怪笑,诗萱萱撇嘴,丢给陈南一个白眼,毫不留情地打击。
这一路下来,两人也交换了一些基本信息,对彼此的性格有了更深的了解,知道开些小玩笑对方并不会介意。
关于自己失恋的事情,陈南并没有隐瞒。
同时陈南也知道了诗萱萱想轻生的原因,和他差不多,都是因为感情的原因。
与陈南相比,诗萱萱的感情经历不遑多让,先是被一个家境、能力都很不错的富二代追求,富二代态度陈恳,情意深切,天地都可以感动,别说诗萱萱仅仅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但等她慢慢沉沦爱河,付出真心后,无意中却发现对方竟然同时还和好几个女生交好。
原以为这剧情只会在电视中发生,现实却告诉她没有什么是不可能,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富二代的伪装!
心中的幻想被破碎,伤心之下,一时想不开的少女便一个人爬上了山上,于是便有了陈南救人的一幕。
“女朋友什么的不要了,就当我是个好人,成全了他们吧!”
陈南笑笑,怜惜看了眼身边的女孩,两人都是被感情欺骗的人,也算是同病相怜。
“好人?陈南同学,你是不是被发好人卡了?”
诗萱萱抬头看着陈南,掩嘴娇笑,月牙般的眼睛弯起,很好看。
“什么好人,从现在开始,我讨厌这两个字!”
脸色微微一黑,陈南快走几步,来到路边一处烧烤摊前,冲着老板喊了一声:“老板,二十串烤肉!”
“好叻,二十块钱,这边扫码!”
老板是个三四十岁的汉子,皮肤黝黑,闻言抬头,略带诧异地看着衣服有些埋汰的两人,旋即一脸笑意着开口,露出一嘴白亮的牙齿。
浑不知被老板误解,陈南扫码付钱后,和诗萱萱找了一处无人的空桌坐下,静静等待着。
这个时候,旁边一桌年轻人的谈论的内容,吸引了陈南的注意。
“你们听说了么,中午下雷雨的时候,我们天城学院有十多名学生被雷电劈中了,不过这些学生并没生命危险,只是昏迷了过去,真是奇怪了!”
“原来学校也有这情况,我倒是不曾听说,不过我爸刚才给我打了电话,说我姑父被雷劈了,只是奇怪的也是没什么生命危险,就是昏迷了,如今正在医院躺着呢!”
“这些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正在宿舍,我远远看见了天云山上一片电闪雷鸣,说实话,那么大的雷雨天气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陈南和诗萱萱不约而同对视一眼,眼中露出惊讶,两人的情况,和这很相似呢!
难道是UFO做实验弄出的雷电?
还是正在研发出的新通乐娱乐官方网站?
亦或者是好多小说中写的那种天地大变,灵气复苏的场面,虽然会被大多数人嗤之以鼻,但是万一呢?
不管是什么原因,陈南觉得这个世界一定悄然发生了改变,只是世人还不知道而已。
三五分钟解决完烤肉,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陈南带着诗萱萱快速离开。
回到天城学院,走在那条僻静的小路上,看周边幽会的情侣们你侬我侬。
走到一处无人的地方时,陈南忽然伸手挡住了诗萱萱,神色略微有些凝重。
“萱萱同学,我们……”
“叫我萱萱就好,带个同学听着别扭!”
诗萱萱吃吃一笑,明亮的大眼睛大胆盯着陈南,凑到陈南耳边低声道:“是不是想说山上的事情!”
“嗯,山上的事,绝对不能泄露出去!”
有些惊诧这女孩的聪明,陈南压低声音,重重点头。
如今出现许多人被雷电劈中还安然无恙的事情,他不信相关部门会不做点什么,怎么着也得拉去体检一下吧!
虽然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他不想被当做小白鼠般研究,有点秘密还是藏着好,说不定关键时候会有用。
远处,两道依偎在一起的身影渐渐朝这边走了过来,这条僻静小路没有灯光,边上还有垂下的柳枝遮挡,不到近前很难发现里面有人。
那两小情侣到来,正好看到凑一起说悄悄话的陈南和诗萱萱,愣了愣后,女孩忙开口道:“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听到略有熟悉的声音,陈南抬头,借着隐约的月光,看到了一张不知多少夜出现他梦中的俏脸,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
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之前陈南苦苦追求,最后却选择了别人的陈南前女友李芸梅,也不能算是前女友吧,顶多算是半个,因为两人的关系始终没有确认,李芸梅一直以玩耍的心态钓着陈南。
“陈南,怎么是你?”
李芸梅惊讶开口,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陈南。
她上午刚刚明确拒绝了陈南,她本以为陈南会伤心难过,躲某处角落暗暗伤心,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再遇到,而且还是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在一起。
看他们刚才的状态,关系应该很不错!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怪不得我拒绝你后,你只问了一句就走了,原来早就有相好的了!”
望着虽然衣服有些埋汰,气质容貌却比自己强了不少的诗萱萱,李芸梅酸意大发,略带愤怒的眼神看着陈南。
明明只是自己的一个备胎,咋地就和比自己还漂亮的女孩走到了一起。
这往往是女人的一个通性,就算自己不要,也不想别人得到,何况还是个比自己更漂亮的女人。
“梅梅,他是?”
李芸梅身旁的男子皱眉看着陈南,问李芸梅。
“陈南,她就是你之前喜欢的那个女孩?不咋样嘛,我觉得都没我好看!”
不等李芸梅开口,诗萱萱突然出声打断,同时伸手将陈南一条胳膊搂了过来。
“你……”
李芸梅气急,却不知如何反驳,和诗萱萱比起来,不论气质还是美貌,她都差了一些。
“南哥哥,我们走吧,真扫兴,被打扰了!”
不等愕然的陈南回过神来,诗萱萱已拖着陈南离开,留下脸色越发铁青的李芸梅和眼神闪烁不定的男子。
03
送诗萱萱回到宿舍后,陈南返身折回了男生宿舍所在的方向。
诗萱萱和陈南一样,也是天城学院的学生,不过诗萱萱是文学系的,而陈南却是历史系。
回到宿舍,三个舍友只有任天宇一个人在,任天宇是个长相敦厚的小胖子,拿着国产神机,和女友聊的正欢。
“老三,你这一整天去哪了,人都没见着!”
见到陈南,任天宇抬头问了一声,旋即继续低头和他的小女友聊天。
“任胖,我失恋了!”
陈南无语看了眼沉沦爱河的任天宇,淡淡说了一声,任胖是他们宿舍几人为任天宇取的外号,其实任天宇倒不是很胖,只是脸有点圆而已。
“失恋,假的吧?”
如听到什么大新闻,任天宇愕然瞪大眼睛,一脸狐疑看着陈南。
“信不信由你,我先去冲个澡!”
“喂喂,老三,你先说清楚!”
懒得理会这八卦心暴涨的小胖子,陈南端起脸盆,拿上洗漱用品一头扎入了浴室。
“老三竟然失恋了,大新闻啊,我得和佳佳说说!”
任天宇丝毫没有因陈南的举动生气,一起处了一年多,对彼此的脾气早已了熟于心。
拿起几百块钱买的华牌国产神机,任天宇掷地有声地输入一串汉字,所说正是陈南失恋的事情,当然,语气不是很确定,以任天宇对陈南的理解,若是失恋,他不应该这么平静。
很快,对面回过来一条信息:“任胖子,这事是真的,我们宿舍今天有人看到那个李芸梅和别的男生在一起了!”
“真的?”
任天宇眨了眨眼,这次真的愣住了,老三真的失恋了!
陈南在宿舍年龄倒数第二,而任天宇最大,他一直喜欢称呼陈南为老三,这样显得亲近。
沉吟了片刻,任天宇面色渐渐凝重,发了条消息给小女友:“佳佳,老三一定很伤心,我得安慰安慰他,免得出事,今天就不陪你聊天了!”
“嗯嗯!”
对面发来两字加一个可爱的表情,明显这个叫佳佳的女孩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关掉微信,任天宇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随后拿起华牌国产神机拨了个电话。
“山子,老三失恋了,事情已确定,你和老四搬几箱啤酒回来,我们陪他一醉方休!”
“什么,真的?”
“我何时骗过人?”
“切,等着,一会拿两个书包下楼!”
“嗯,你们快点!”
挂掉电话,任天宇在宿舍找出两个书包,出了宿舍楼,准备接应。
不多会的时间,一名黑壮青年就和一名长相俊美的青年搬着两箱啤酒走了过来。
黑壮青年叫常山,在宿舍排第二,刚才任天宇电话就是打给他的。
俊美青年则是年龄最小的老四,叫赵敏,明明是男儿身,却偏偏取了个女性化的名字,每次说起这个事,他总是一脸惆怅的表情。
拉开书包拉链,任天宇熟练地从两人手中接过啤酒,装进书包。
“一会我先去缠住宿管阿姨,你两趁机上楼!”
将书包交予两人,任天宇认真吩咐,为了带一些禁止的东西进宿舍,学生们经常这样和宿管阿姨斗智斗勇。
“老大又要牺牲了!”
黑壮的常山咧嘴一笑,露出一副我们懂的笑容。
“滚你二大爷,我先去了!”
笑骂了常山一句,任天宇率先踏入了宿舍楼。
舍友的所作所为,陈南并不知道,此刻的他呆在浴室,已经陷入了呆滞状态。
先前他本打算用热水洗下澡,免得淋雨后落下什么病根,却意外发现心口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庙宇的印记。
庙宇栩栩如生,和纹身没什么区别,可是陈南却不记得自己何时纹过。
再说就算纹,谁会没事只往心口纹。
陈南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最后刷了好几遍,却不得不确认自己心口确实多了这么一座庙的印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南眉头皱紧,低头紧紧凝视着心口的神庙印记,忽然间眼前一花,一个界面出现他的脑海,界面上面,几个如同甲骨文般的古字显现出来。
虽然以前从没见过这种字体,陈南却发现自己好像懂得意思:六界神庙欢迎你!
“什么鬼?”
陈南懵逼了,自己脑中怎么会出现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还六界神庙,怎么不叫八戒神庙啊!
愣愣盯着那几字看了一会,确定是真的存在后,陈南陷入了沉思。
他可以确定,以前身上是从没庙宇印记的,脑中也没这种东西,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刚才出现的。
稍微一联想,陈南便想到了下午天云山上发生的事情。
“这世界果然发生什么诡异的变化了么?”
想起烧烤摊边那几个青年的交谈,陈南喃喃低语,眼中渐渐露出璀璨的光芒,若真这样,自己是不是有了咸鱼翻身的机会!
他家境并不如何好,就算努力学习,努力工作,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头,与那些家里被拆从此就逆转人生的拆二代,和家里有个土豪爸爸的富二代比,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哪怕千百倍的付出,最后也不见的可以追上。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世界好像要变了,机会要出现了,这六界神庙或许就是他的机会!
乱世出英豪,他陈南终于可以有机会一吐心中之气了!
天生我材,谁甘默默无为,豪情万丈笑傲天地才是男儿本色!
越想越兴奋,陈南忍不住大笑出声,忙在神庙欢迎界面上点了一下,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识一番。
一阵璀璨金光后,陈南面前出现一座古朴的庙宇,上面写着六界神庙几个大字。
陈南打量几眼,迫不及待推开了庙门。
机会,我的机会呢?
想象是美好的,结局是失望的,望着里面空荡荡的庙宇空间,陈南懵逼了。
功法呢,法宝呢,白胡子师父呢?
没有,什么都没有!
“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想起那些小说中掉下悬崖就能得到绝世神功,拿着台手机就能连上天庭,戴着枚戒指就有白胡子老头跑出来指导的描述,陈南泪流满面,这不应该是这样吗?
敢情我这神庙是假的啊!
将神庙翻了个底朝天,就差挖地三尺,陈南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满脸郁闷,就在陈南心灰意懒时,神庙正中微微一亮,一道半透明金色光幕凭空浮现。
金色光幕最上方,并排列着四个选项,分别是:六界商店、抽奖中心、功德收入、神灵名录。
微愣之后,陈南脸色狂喜,目光急切地落在金色光幕上,看向那四个选项,最后落在了六界商店一栏。
心念微微一动,六界商店下方的界面就被打开,然而,看到的一幕却让陈南再次差点吐血,偌大的商店,仅仅只有一个商品显示。
“就一个?”
陈南有些懵了,高兴过头了,又被这幺蛾子神庙骗了。
算了,一个就一个吧,总比没有强!
深深吸了口气,陈南目光落在这唯一的商品上面。
商品名淬体果,售价1000,除此外,再没其余的信息。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
未完待续……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关注麻辣春哥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通乐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