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意然,做是你自己求来的,凭什么你说不要就不要?何况这是场交易

作者:语冬书格 / 公众号:ydsg6818 发布时间:2019-10-01


第1章 睡我
夜黑如墨,四下无声。
乔意然坐在车里望着前方的别墅出了神,因为紧张,手心微微的出汗已经将握着的两颗药片融化了少许。
收回视线,乔意然脑海里又回响起出门前父亲的话——
“然然,爸爸就快撑不下去了!乔氏是爸爸的心血,你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怀上叶微行的孩子!只有这样乔氏才有机会!”
想到这里,乔意然再也没有犹豫,干脆利落的将两颗药片吞了下去。
药片是托庄媛找的排卵药,服用下去会增加受yun的几率。虽然不想用这种肮脏的手段怀上叶微行的孩子,但此刻,她没得选!
走进沁园的时候,叶微行已经签好了那份协议。
白纸黑字的协议上他龙飞凤舞的名字显得格外刺眼。
乔意然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随手将协议拿起来翻了翻,片刻后,唇角勾了勾,语气里夹着一丝嘲讽,说不清是对自己的,还是叶微行的。
“叶微行,你就这么爱舒染?”不等叶微行说话,乔意然将手中的协议丢到桌上,双手环臂,抬头看向他,“要我救她可以,但我还有个条件!”
见状,叶微行眉头微皱,周身气压低了下来,“乔意然,如果不是你的骨髓和舒染的配型成功,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跟我谈条件?”
“就凭你爱舒染!”
乔意然红了眼眶,她追在叶微行屁股后面七年,这七年里,叶微行的眼睛里只有舒染一个人,他曾说,如果结婚,那叶太太的位置非舒染不可。
可现在,他却用叶太太的位置和自己做起了交易。
叶微行沉吟片刻,最终妥协,“什么条件?”
“睡我!”
殷红的唇瓣轻启,吐出的却是这两个字。
叶微行没想到乔意然的条件是这个,登时脸就黑了下来。
乔意然注意到他的神情变化,心里忽然多了一丝痛快!
她知道舒染的白血病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不是情况危急,叶微行断然是不是找自己做这笔交易的!
“怎么,不愿意?”乔意然起身坐到叶微行的身边,一双手主动攀上他的胸口,不停地摩挲着。
“你既然能主动找我,想必是舒染等不下去了吧?”
大概是想到舒染躺在医院里垂死挣扎的场景,叶微行眸子一沉,一把拽过乔意然的手,冷声喝道:“乔意然,你就这么下jian吗?”
说罢,叶微行放在桌上的手机闪了闪,是舒染主治医生发来的消息。
叶总,舒小姐水肿加重,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配型,舒小姐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叶微行盯着那条短信眉头紧蹙,以叶家的势力,找配型定然不是难事,只是眼下情况焦急,舒染随时都会有危险。
乔意然的体检报告他是看过的,各项指标都达标,医生也透露过她是所有人中最适合做捐献的。
叶微行的手不自觉地收紧。
手腕被勒的生疼,乔意然倒吸一口凉气,下一秒却笑得嫣然,“做个选择这么难吗?我能等,她可不能等!不如我帮你做个选择吧!”
说罢,径直跨坐到叶微行的身上,低头去寻找他的薄唇。
乔意然身材很好,凹凸有致的身子贴在叶微行的胸膛来来回回,饶是柳下惠也要坐不住了。
生涩急迫的wen再次袭来,叶微行一把掐住她的月要,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乔意然,这可是你先招惹我的!”
情欲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乔意然挑了上来。
叶微行粗暴地撕开乔意然身上的衣服,雪白的胴体暴露在空气里,诱人无比。
像是单纯的为了发泄,没有任何亲wen和爱抚。
“唔……”
这是乔意然的初次,疼痛很快蔓延开来,尽管如此,她还是咬着牙装出一副浪荡的样子。
她知道,现在发生的一切只是一笔交易,今晚过后,即便她名正言顺的拥有了叶太太的头衔,叶微行也不会多看自己一眼,碰自己一下。
所以干脆沉沦吧!
最原始的欲。望倾泻出来,两个人的身体变得越发默契。
许是抱着报复的心态,叶微行故意掐住她的月要,一下接一下……
第2章 签了协议
几个小时后,乔意然的身体已经瘫软,可叶微行却像是食髓知味一般,还在折腾,根本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乔意然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体就被叶微行换了个姿势,叶微行压在她的身后。
“叶微行,我不要了……”
乔意然大口地喘着气,叶微行眉头微蹙,一副冷漠不悦的样子,“乔意然,做。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凭什么你说不要就不要?何况这就是一场交易,你提的条件的我应该尽全力满足你才是!”
叶微行的冷漠和撕裂般的疼痛,让乔意然快要承受不住。
她抬头想要求饶,偏巧看到柜子上摆放着舒染笑意艳艳的照片。
舒染长得很清秀,笑起来嘴边的两个梨涡尤其迷人。曾今,她和舒染还没有因为叶微行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也曾无数次夸过她的梨涡好看。
但现在,乔意然只觉得照片上的舒染是在嘲笑自己,嘲笑她要靠威胁才能得到叶微行。
乔意然盯着那张照片全然忘记了身下的疼痛。
猛然,她伸手将那相框盖了下去,然后更加配合叶微行的动作……
不知又过了多久,叶微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长臂一伸,从地上捡起手机。
“喂,染染。”
“乖乖打针,我等会儿过去。”
乔意然躺在叶微行的身下,将他对舒染的温柔全看在眼里,她嗤笑一声,自我嘲讽道:“叶微行,你说的没错,我是下jian……”
电话那头的舒染听见了乔意然的声音,立刻警觉起来,“阿行,你是不是和然然在一起?”
叶微行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烦躁,他从乔意然的身体里撤出,捡过地上的衣服往楼上去,“没有,是家里打扫的阿姨,乖,我等会儿就过去找你。”
看着叶微行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乔意然再也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
叶微行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乔意然已经穿戴整齐,她蹲在沙发边上翻着协议,听到叶微行下来的脚步声,她拿起边上的笔在合约的最后一页潇洒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协议我签了,领证和婚礼的事情我希望可以尽快提上日程。”她将另外一份协议塞进自己的包里,起身看向叶微行,眼底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旖恋,取而代之的全是冷漠,“你也知道乔氏现在的状况并非很好。”
叶微行在合约里提到,如果乔意然答应给舒染捐骨髓,除了叶太太的位置以外,叶氏还会准备五个亿作为彩礼,直接投资乔氏旗下的产业,帮助乔氏脱离目前的尴尬。
乔氏是乔意然父亲白手起家一手打造出来的,如今遇到危机,愿意伸出援手的人凤毛麟角。作为女儿,乔意然自然不会看着自己父亲的心血就这么没了,所以在她看到协议的之后,心里立马就做出了决定。
五个亿和叶太太的头衔,就算叶微行不爱自己,乔意然依旧觉得这笔交易该死的划算!
毕竟那叶太太的头衔,可是舒染做梦都想要的!
既然她想要自己的骨髓,那干脆,谁都别好过吧!
第3章 你能来我很开心
离开沁园,乔意然去了庄媛的公寓。
庄媛是医生,过来的路上乔意然就给她打了电话,让她准备一些药膏。
和叶微行折腾了那么久,乔意然感觉下身快要没了知觉。
洗过澡,乔意然忍着疼痛小心地给自己上药。
庄媛在厨房里给乔意然准备吃的,见她擦完药出来,心疼道:“他也太粗暴了……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不重要了,本来就是一场交易。”
庄媛的手顿了顿,看向一脸淡然的乔意然,“然然,你明知道他不爱你……你又何必一定要选他?谢逸景对你也……”
庄媛话没说完,乔意然便打断她,“就是明知道他不爱我,所以我才要!”
庄媛没再说话,她认识乔意然的时候,正是乔意然追叶微行的第五年。她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孩子能爱一个人爱到那么卑微,为了叶微行她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
“我和他从今晚开始,就只剩交易了,往后就算我是叶太太,也不过是空有头衔,所以明知道他不爱我,我也想要……何况有了孩子乔氏也就有希望了……谢逸景那里,我会跟他讲清楚的。”
乔意然恢复了冷静,一双如水的眸子里透露出苦涩。
庄媛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紧紧地抱住她。
在庄媛这里休息了几个小时,叶微行的助理就找上了门。
“庄小姐,叶总让我来接乔小姐。”
庄媛朝屋里看了一眼,本想不惊动乔意然让她多休息一会儿,却见乔意然不知何时已经起身将衣服套上了。
“媛媛,你休息吧,结束了我给你电话。”
庄媛点头,目送乔意然上了车。
一路疾驰,终于到了医院。
舒染所在的vip病房里已经挤了不少人,叶微行站在外面满脸焦虑。
看乔意然来了,叶微行沉着一张脸,“怎么才来?”
乔意然没理他,抬眸朝病房里看了一眼,只见舒染好好地躺在那儿,几位医生正围着她做检查。
乔意然收回视线,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人不是好好地么?看她这样,一时半会儿死不了的。”
“你!”叶微行怒目相向,“你想要的已经得到了,别不知好歹触碰我的底线!”
“底线?”乔意然朝着舒染的方向挑挑眉,“你的底线不就是她么?想让我别触碰?好啊,那我回去,您慢慢给她找配型吧!她能熬得过一个月算我输!”
说完扭头就要走。
这次叶微行真的怒了,他一把拽住乔意然的胳膊,深邃的眼眸里是一片刺骨的寒意,“乔意然!你别特么给脸不要脸!”
“给我脸?那可真是谢谢您了!”
乔意然说罢就挣脱叶微行的桎梏,扭头进了舒染的病房,叶微行害怕她会对舒染做出什么事来,忙不迭地跟了进去。
病床上,舒染惨白着一张脸,看到乔意然来了立刻表现出激动的样子。
“然然,你终于愿意见我了,咳咳……你能来我真的好开心……你知道吗,阿行终于给我找到配型成功的骨髓了,下午就可以做手术了……”
舒染身子虚弱,每说几句话都会咳嗽,叶微行就坐在她的身边轻轻抚着她的背,帮她顺气。
乔意然站在边上看着叶微行的举止忽然笑了起来,他这温柔的模样和昨晚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也是,叶微行的温柔对舒染来说随求随予,而对自己,哪怕一丁点都是奢侈。

关注语冬书格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通乐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