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寡妇渡口

作者:农话说 / 公众号:nonghuas 发布时间:2019-09-20

1 秣马屯位于龙须河边,对岸不远是秣牛屯。 两座村庄距离不远,由于中间隔着一条河,水流湍急,人们来往只能乘船过渡。渡口两岸分别耸立着两座大石山,形似包子,东边叫东包山,西边叫西包山,山脚各有一片沙滩。酷夏气节,人们在渡口游泳,在沙滩上嬉戏。 渡口热闹非凡,却有一个怪异的名字--“寡妇渡口”。在人们的传说中,“寡妇渡口”原来叫“咆哮渡口”,以水急风利出名。当时,既没有高山,也没有沙滩。龙须河还差点在渡口处连接起来,可惜因一个意外而前功尽弃了。
那一年,秣马屯一带狂下暴雨,龙须河洪水泛滥。秣马屯里有一个艄公叫罗赞,祖宗三代均以开渡船为业。罗赞70岁那年,把撑渡的担子交给儿子罗颂:“只要村民有需求,不管风高浪急,你都要想方设法送人过渡,因为我们世代靠这个吃饭,得对得起这饭碗!”“知道了爹,我不会给你丢脸的。”罗颂起誓说。一天傍晚,村里有一个孕妇难产,需要马上送到对岸看医生。当时洪水湍急,罗颂知道过渡险象环生。但听着那个孕妇撕心裂肺的哭喊,他决定铤而走险。过去时,渡船被洪水冲出五六里远,最终还是安全靠岸了。等到罗颂自己返程时,上游的洪水赶到,结果连人带船被巨浪吞没了。三天后,罗颂的遗体才在河边的水田里找到。老艄公罗赞晚年丧子,悲痛万分,他想重操就业,奈何有心无力。老伴则哭得死去活来,整天到渡口看着河水叫唤儿子。儿子没了,渡船没了,老艄公罗赞为今后如何送人过渡愁白了头。 2这天中午,无人过渡。罗赞在船上眯眼时,梦见一个人在他耳边说:“老艄公,渡口往西十里有两座石山,你可以把山挑来填平渡口。”罗赞一惊,追问:“我一介凡夫俗子,年纪不小了,哪来的大力气挑山填河?”“这个不用你操心,你只需照我的话去做即可。”那人说,“不过,你一定要守住这个秘密,连你的老伴也不能说,否则填河不成,你还会重蹈儿子溺亡的覆辙。”罗赞:“只要能填平渡口,方便乡亲们过渡,就算死我也会守住嘴巴。”那人继续说:“今晚月亮中天时,你上后山找到一根会发光的竹子,把它砍下来,赶去西边挑那两座石山来填渡口。切记,挑山时如果有人跟你说话,你也别搭腔!”就在这时,有人喊话要过渡,罗赞才惊醒了。傍晚,罗赞又送了几拨人过渡,等天黑没人后,才赶回家吃饭。
也许是白天做梦的原因,同时惦记着晚上的秘密,罗赞吃过饭就上床睡觉了,静待月上中天的时刻。可罗赞有心事,根本睡不着,辗转反侧。老伴也跟着睡不着,假装闭眼睡觉。月上中天的时刻到了,罗赞蹑手蹑脚起床,开门提着镰刀往后山走去。老伴目睹了这一幕,以为罗赞梦游,便悄悄地跟在他身后。罗赞摸上后山,很快找到一根会发光的竹子,砍下,然后径直往西山赶去。尾随的老伴没有叫醒罗赞--据说把一个梦游的人惊醒,严重的话会把人吓死。她以为老头子想念儿子了,半夜外出散散心呢,心里一阵难过,转身先回屋睡觉了。可老头子出门后,久久不见返回。“万一他想不开投河可怎么办?”老太太想到这里,赶紧提着灯笼赶往河边。当她来到渡口时,那里浪急风利,却空无一人。3就在老太太举目四望时,突然听到西边传来“嘭嘭嘭”的沉重脚步声,伴随着一阵一阵的地动山摇。不久,她看到了惊人的一幕:老艄公罗赞正以一根发光的竹子为担子,肩挑着两座大石山往渡口赶来。只见老艄公气定神闲,胜似闲庭信步。“我这是活见鬼了吗?”老太太嘀咕一声,赶紧跑过去,对着罗赞大声叫唤:“老头子,你在干嘛呢?”听到第一次打招呼,罗赞置之不理,继续挑着两座石山往渡口靠近。眼看丈夫不理会,老太太以为丈夫着魔了,吓得大哭,同时念叨着儿子罗颂的名字,骂苍天无眼,害死了好人。罗赞记得梦里人的叮嘱,仍忍住没说话,一步一步稳稳地朝渡口赶去。此时的他也迷惑不解,年迈的自己虽然肩挑两座石山,却不觉得累,如有神助。老太太急了,发了疯似的上去扯住罗赞的裤腿,威胁道:“你再不出声,我就投河去了!”
罗赞听了这话,急了,骂道:“唉!老太婆呀老太婆,不是我不愿跟你说话,实在是天机不可泄露啊,你多嘴多舌害死我啦,今后你就守寡吧!”说时迟那时快,老艄公原本稳稳当当的担子,突然间摇摇晃晃起来。在发出一阵“呼啦啦”的巨响后,两座石山一座坠落东岸,一座坠落西岸。而扁担和艄公则掉进河里,瞬间没了踪影。老太太这才知道自己闯祸了,眼看儿子和丈夫先后离去,自己孤家寡人活着也没滋味,干脆也投河去了。从那天起,“咆哮渡口”就多了两座山和两块沙滩。为了纪念逝去的老艄公的大义,同时嫌恶老太太的多嘴多舌,村民们便把“咆哮渡口”改名为“寡妇渡口”,告诫人们“人生在世,少说多干,言多必失”。

关注农话说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通乐娱乐官方网站